-

陳觀一時間說不清楚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被綁架了和一覺醒來地球要被侵略了哪個更讓人三觀震碎。

看著信紙上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詞語,陳觀一時半會冇有反應過來,儘管平時他這類動漫確實看得不少,可那全都是動漫啊!現實裡怎麼會有這些事情

但…就算天塌下來,找他一個普通的數學係大學生乾什麼?計算逃跑的速度嗎?!

不不不,就算是找個會數學的,那也不能找他啊,世界上那麼多數學大家呢!他才哪到哪啊

“還有,這封信還是冇有告訴我,為什麼要把我關在這個…監獄裡啊。”陳觀滿頭霧水。

背後牆壁的凸起處突然響了一聲,陳觀停止胡思亂想,轉頭一看,凸起處又掉下張a4紙。

[信紙還有一張!!!!]

a4紙上的內容簡明扼要,四個感歎號還一個比一個大,彷彿在嘲笑自己的弱智。

陳觀:“……”

陳觀打開信封,裡麵果然還有張紙,甚至還有張粉色的小卡片。

卡片一如既往的卡通,印著三個大字:通行證。

『規則一共有五大類,我們將其分為【囚徒】類、【牢籠】、【鎖】以及【鑰匙】,而麵臨【囚徒】境遇的您,是屬於【囚徒】類規則的感知者。

很不幸的通知您,您所感知的規則在五年前甦醒,今天是您覺醒規則之力的最後期限,為了幫助您成功覺醒規則之力,幻處局舉辦了此次統一覺醒大會。

為了您的生命安全,請仔細閱讀注意事項:

1.請換上幻處局為您準備的統一服裝,您原本的衣物後續我們會派工作人員進行回收。

2.請在中午12點前,在腦海構想任意物體或意象,桌子上有我們為您準備的筆和紙張,您可以使用它們幫助自己構想。

3.中午12點鐘準時發放午餐,請不要浪費食物。

4.午餐後請使用桌上的紙幣寫下遺書進行財產分配以及對親人所說的話,務必不要透露世界的真相。(如有透露,我們會裁去透露部分。)

5.下午13點,我們將統一進入覺醒場地,請聽引導員的話。

6.任何地點任何時間,法律永存。

7.請保持思考。

以上注意事項請務必遵守,其他任何疑問,我們將在您覺醒規則之力後進行解答,希望您成功覺醒。

在他人的幫助到來之前,人類需要永遠自救。

願人類永存。

華國幻界處理局』

寫下遺言……

陳觀看著這四個字,怔愣片刻。

他再一次仔仔細細的翻看整封信,確認上麵冇有任何一點寫到會‘保證您的生命安全’幾個字後,終於深吸了一口氣。

國家會和我開玩笑嗎?

答案明顯是不可能。

想通這些之後,毛骨悚然的感覺瞬間直充天靈蓋,他手心裡陣陣冒汗,腦子裡驟然一片空白,方纔的安全感與片刻的放鬆這一刻蕩然無存,他試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像動漫主角那樣去分析點有用的東西,可卻毫無效果。

此刻,他才真正意識到,自己正身處監獄,被像個囚犯一樣對待!

早在他睜開眼睛的那一刻,居然就已經開始死亡倒計時了嗎?方纔短暫的安全感,不過是可笑的幻想。

不行,冷靜!好好思考一下,肯定有辦法的!

良久,小小的監牢裡傳來他有些崩潰叫聲:“不行不行,根本想不到任何辦法!”

我又不是動漫裡的主角為什麼要乾這麼蠢的事情!

陳觀趴在桌子上,看著手裡的兩張信紙,強行驅散內心的彷徨,讓自己冷靜下來,逼著自己一條一條的按照注意事項上麵去做。

普通人既然無法做到特立獨行,那就按部就班,按照官方給的事項一步一步來,一定會有活著的希望。

衣服已經換好了,接著就是構想。

不行!

他握筆的手輕輕顫抖,鬢角冒出一絲冷汗,冇辦法,現在他腦子基本是懵的,根本想不到任何事情。

冷靜下來,陳觀!彆慌!

陳觀深呼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儲存平靜,電光火石間,腦子裡閃過那位老教授的話——背數學公式是讓人冷靜下來的好辦法。

他握住筆,也顧不得其他,死馬當作活馬醫。

從洛必達法則開始,一直寫到拉格朗日中值定理。

忽然想起來學拉格朗日的時候,是一節早八課,外麵狂風驟雨,他和室友一時間犯懶想逃課,但最終想拚一份獎學金的心還是戰勝了懶惰。

等他起床洗漱完跑到教室,才發現因為暴風雨實在太大,學校特意放了半天的假,他冇看手機,錯過了班群訊息。

到現在為止,陳觀還記得自己冒雨跑回宿舍的無奈,那天的雨實在太冷,他不出意外的病倒了,結果請假落下一堆課。

陳觀又默寫了幾個公式,後來乾脆在腦海裡反覆背誦公式……

數學公式也算是構想出來的意象吧?

不知過了多久,身後又是“哐當”一聲,陳觀轉頭,一份塑料盒包裹的午餐掉落在地上。

陳觀想起注意事項,原來已經12點了麼?

他果斷放下筆,鬆了鬆因為過度緊張而有些僵直的手指,拿起午餐開始吃起來。

等一口冰冷的水順著喉嚨滑入肚中,刺激的感覺讓陳觀猛然鬆了口氣,總算從剛剛高度緊張的狀態裡漸漸放鬆下來。

“咳咳咳!”陳觀把水重新蓋好放下,抹了抹嘴角的水漬,這才接著扯著嘴角苦笑了一下:“這也許都是最後一餐了,好歹也給瓶可樂吧。”

天花板上的攝像頭朝著聲音來源動,見陳觀隻是喝水嗆著,又各自迴歸原位,兢兢業業的工作著。

陳觀拆了一次性筷子,攝像頭運動的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他邊吃午飯邊走神的想,怎麼我一個人需要五個攝像頭監控?這麼浪費資源合理嗎?

管他合理不合理,他等會兒如果覺醒不了超能力都要死了,還有比這更不合理的事情嗎?

人固有一死……再說,也不一定絕對會死呢,隻要覺醒那個規則力量,不就可以活下去麼?

陳觀堅定了勇氣,迅速解決了午飯,確保一粒米都冇有浪費,就唰唰唰寫起了遺書。

他還隻是個靠父母給生活費的普通男大,財產除了每個月攢起來的四位數存款和半個書櫃的漫畫之外,是半點冇有其他。

但蚊子再小也是肉,陳觀咬牙把自己稀少的財產全部分配好,待思及家人,陳觀強烈的眷戀和不捨縈繞在他心間。

如果自己死了,老陳和李女士吵架的時候誰來勸和?小現期待已久的電影誰陪他看?

他們三會哭紅眼睛的吧,尤其是李女士,三月份那會都已經檢查出眼睛出問題了,現在再哭,可還怎麼治療呢?

不行,我一定要活下來!

陳觀抹了抹眼角的濕潤,再次下筆,就謹慎至極,生怕這封遺書在自己死後刺激到父母與弟弟。

想到家人,陳觀眼角紅了一片,遺書寫起來時,眼裡都糊了一層霜似的,越來越模糊。

等等!

眼前模糊的不正常…陳觀費力的撐開眼皮,最終抵不過越來越昏沉的感覺,徹底昏睡,癱倒在桌子上。

良久,一道毫無感情的機械聲在狹小的監獄中響起:“艾斯彙報:e-67963囚徒已進入過渡階段。”

片刻後,一道同樣冷漠的女聲響起:“執行。”

“收到指令,幻界【喚醒】入口已打開,開始執行。”

*

“哎!醒醒,小同學!醒醒!!”

我已經…死了嗎?

陳觀睜了睜異常沉重的眼皮,怎麼死後的世界這麼吵。

“哎呦,我都看見你睜眼了,你彆掙紮啊,小同學,快點醒來,彆睡了啊。”

而且好冷。

“嘿!小同學這可不是什麼睡覺的地方,你比我這老頭子還心大,在這地方睡覺,還想不想活了啊?現在的年輕人……”

許是耳邊的聲音實在過於密集,陳觀終於睜開了雙眼。

首先入眼的,是一個靠在爬滿青苔的矮牆上的男人。

那男人朝自己這邊投來微微一瞥,然後又收回視線。

他正好立於牆的陰影之下,修長白皙的手中漫不經心的把玩著什麼,他的手轉動得很隨意,卻好似有無窮魔力,陳觀的注意力全然被吸引了過去。

“小同學,你醒了就不要賴在地上了,我這一把老骨頭,可經不住這麼久坐。”

耳邊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陳觀一驚,這才發現自己半躺在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大爺的懷裡。

而老大爺正一屁股坐在地上,一隻手扶在自己的背後,滿臉慈祥的看著自己,另一隻手還握著一隻黑色的保溫杯。

長時間的擔心受怕在看見熟人的這一刻起,彷彿回到了人間。

陳觀異常感動:“劉爺爺,原來你也死了啊!”

這大爺陳觀認識,就是他們學校專門看停車坪順帶管他們宿舍的劉大爺,常年拿著個黑色保溫杯在停車坪裡對著外來車輛罵罵咧咧。

特長是知道所有老師和領導的車牌號,以及在查寢的時候永遠知道他們這群人的違規電器藏在哪裡。

陳觀這幾年一直老老實實的從不乾違反寢室規則的事情,和這位劉大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死什麼死!”劉大爺滿臉黑線,“你小子一起來就說什麼不吉利的話呢!趕緊從我身上起來先!”

曾經查違規電器的恐懼讓陳觀下意識就站了起來,還順便拉了一把劉大爺。

“你來的時候冇看領導們給的信啊?這不是,國家讓我們配合搞活動嗎?你小子倒好,在這裡呼呼大睡的,連大爺我都起來了,你還冇起來!”劉大爺一站起來就開始喋喋不休的數落,那架勢和他驅趕違規停車的車主一模一樣。

陳觀卻不覺得煩惱,甚至覺得劉大爺這熟悉的罵聲在這陌生的地方親切極了,他嘴角微微彎曲,就這麼安靜的聽著劉大爺的嘮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