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墨琰安心多了,整個人都有了精神,能生,就不願意去赴死。

他還是想回去陪老婆,孫女剛剛出生,他真不能出事下了飛機後,黎歌看著空蕩蕩的飛機場,到處都是紅磚房,F國地廣人稀,是很理想的養老國家,但並不發達。

等到市裡,在逃跑,這人嘛,百忍成鋼,要先輸得起,才能贏得起彆人。

她這副笑眯眯的樣子,豁出去的就是一場豪賭,但這次賭的是三條命,她非常小心。

鹿蹤在前邊帶路,出了機場,是一輛商務型的車等在路上鹿蹤其實不想節外生枝,就準備了一輛車。

他對自己的能力也太篤定了。

在國外人生地不熟,鹿蹤覺得他們逃不了可是他想錯了,他冇有過多的查黎歌。

黎歌對這裡很熟悉。

上車後,他們三人坐在了最後麵。

黎歌看著坐到副駕駛座上鹿蹤,笑了

鹿蹤回頭,正好撞見了她的笑,彆有深意。

鹿蹤心頭一沉,看著黎歌問:“你笑什麼”

黎歌疑惑問:“我連笑一笑都不可以嗎"

鹿蹤:

笑是可以笑,但他笑的毛骨悚然,讓他後背發涼,心中彷彿壓了一塊大石頭,怎麼都挪不開。

他轉頭看向窗外,陽光明媚,鬱悶的心情這纔好了幾分,黎歌指了指前邊的兩個保鏢,低聲說:“老公,你左邊我右邊,可以嗎"蕭靖越深邃的目光眨了眨,在她耳邊低聲說:“老婆,彆太小看我,你老公我很厲害。

他充滿深情的看著她。

黎歌笑了,臉紅了,她老公看她的眼神,永遠都能讓她臉紅心跳。

秦墨琰看著,笑了笑,心裡越發的想自己老婆。

車上了高速路,開了20分鐘左右,到了市區。

黎歌看著蕭靖越,可以動手了。

夫妻二人對視了一眼,兩人迅速出手。

黎歌教過蕭靖越人體上的穴位,在打鬥的瞬間,可以讓人瞬間暈過去。

兩人同時出手,手法一模一樣,兩個身材高大的保鏢還來不及哼一聲,就歪著脖子睡在了座位上。

而秦墨琰,以最快的速度走到副駕駛後麵。

揪著鹿蹤的衣領,握緊了拳頭,在鹿蹤毫無反應的情況一拳又一拳的砸在他的臉上。

下"鹿蹤,我這是給你臉了,你敢綁架我和我的女兒還有女就你這點手段,是把你自己送上門來找打。

婿,秦墨琰很憤怒,一拳又一拳的砸在鹿蹤的頭上,鹿蹤隻貪圖享樂,身體軟的像軟腳蝦,被打的頭昏腦脹,根本冇有還手的機會"Q,隻,彆打了,彆打了,求求你了,我快死了……鹿蹤聲音裡帶著哭腔,太疼了,他眼睛看不見了。

聽到這話,秦墨琰,拳頭僵在半空,他冷笑:“鹿蹤,我剛纔說過了,你就是個通緝犯,在這裡你不過是個紙老虎而已你還真以為能威脅到我們"砰……最後一拳打下去,鹿蹤五官裡都是血,徹徹底底的暈了過去。

司機見狀,不要命的往前開。

蕭靖越走過去,控製住了司機,秦墨琰控製住了方向盤。

車速減慢後,很快撞到了路邊的橋墩上。

“呼……”黎歌下車,拿起鹿蹤的電話,開始聯絡駐紮在F國的司警。

等了40分鐘後,司警纔出現,確認黎歌的身份後,又確認了她是司警特殊身份領導,他們才帶走了通緝鹿蹤。

又安排了她們入住了最安全的酒店。

回到酒店,黎歌趴在柔軟的大床上

“好累。

在飛機上,她們是直接躺在機艙內睡覺的,很硬,咯得全身痠疼。

蕭靖越走過去,躺在她身邊,看著她蒼白的小臉,他目光漸漸變得灼熱。

這場綁架漂洋過海,他很意外。

回來的路上,他已經打電話楚道了。

車上找到了他們的手機,接下來的事情也會很方便。

他勾起性感的唇瓣,笑著開口:“老婆,我們睡一會吧。

黎歌點了點頭,挨著他,“抱抱。

蕭靖越寵溺一笑,把她擁在懷裡。

低頭吻了一下她的額頭,那股強大越不容侵/犯的氣場瞬間變得溫柔似水。

黎歌臉紅了,他唇上的溫度是炙熱的,讓她臉紅心跳。

黎歌笑了笑,也回吻了他,才說:“老公,劫後餘生的感蕭靖越緊緊的抱著她,放肆的視線,看向她低低的領口:“老婆。

黎歌抱著他說:“睡覺,睡醒了再說。

蕭靖越看著她那低低的誘惑,隻能忍著。

一覺醒來,天已經黑了。

蕭靖越遵守諾言,在她醒後,自己先吃了晚餐。

蕭靖越饜足的起床穿衣服。

這是他提前讓服務員幫他們去買的,不是很合身。

黎歌的是一身白色蓬蓬袖長裙,裙子很長,直接到腳踝處。

蕭靖越的西裝到很合適,這邊的人個子都很高,衣服穿在他身上,顯得越發的挺闊迷人。

“老公,挺帥氣的。

蕭靖越看著她,像極了小公主。

"晚上想吃什麼”他牽著他的手問。

黎歌想了想:“這裡有什麼好吃的呢羊肉最好吃,去吃羊肉吧。

"我們先去找爸爸吃完東西去逛商場,買點生活用品回來,蕭靖越:“好!"夫妻二人出門後,秦墨琰也從對麵的房間出來,他也剛剛睡醒,是被餓醒的。

"爸,你醒了,我們正好要去叫你呢我肚子餓了。”黎歌走過去,挽著他的手臂。

秦墨琰慈愛的笑了笑,“女婿,歌兒,咱們去吃羊肉吧這邊的羊肉最好吃,爸爸認識幾家不錯的,現在帶你們過去。

黎歌快速點頭:“好!"

三人坐電梯下去。

這是F國的珂鈉市區,市區內非常繁華,從觀光電梯裡看出去,遠處的大海特彆美。

黎歌笑了笑,指著不遠處的大海,桃花眼裡露出一抹驚喜的笑:“爸,靖越,我們明天去海邊玩,那個地方我去過,那邊有很多果子酒,既然來了,我們就玩幾天再回去吧。

秦墨琰也想陪陪女兒:“好!歌兒,我起來的時候和你媽媽說明瞭情況,也給她報了平安,我們玩三天就回去,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