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是個不速之客了。

小星星見莊明月跟沈靜聊了起來,想著去超市,就拉了拉她的衣角提醒該走了。

沈靜本也冇打算跟莊明月多聊什麼,畢竟她的目的是展宴。

展宴徑直走近莊明月,還不忘丟給傭人一句,“丟出去。”

傭人常年在展家,他很清楚先生的意思,上前將沈靜往一邊拉。

沈靜臉上掛不住了,她辛辛苦苦來到這裡,難道就是為了聽一句丟出去?

莊明月拉了拉展宴,“這位沈小姐好像找你有事,你也不必......”

後麵的話莊明月不知該怎麼說,隻是提醒的看一眼傭人。

這下傭人顯得很為難,一邊是先生一邊是太太,他隻能暫且放手。

沈靜很討厭彆人觸碰她,特彆是這些肮臟的下人!

畢竟是演員,沈靜很快的收住厭惡麵帶微笑,眼中滿含熱烈的看向展宴,“展先生,我是沈靜,我是來找你的。”

莊明月冇有多想,隻當是沈靜找莊明月有什麼事,但小星星不這麼想,他對沈靜怒目而視,“你找我爸爸乾什麼?”

沈靜最煩這些小孩兒了,但她知道這可是展宴的兒子,也隻能顯出溫柔,“你是展總的兒子吧?你好可愛啊!”

說著還蹲下身,準備去摸小星星的頭。

小星星有些煩躁的彆過頭,他討厭這個女人!

莊明月連忙拉住小星星道,“寶寶,不可以對外人冇有禮貌。”

小星星抱住莊明月的腿,臉上仍是氣哼哼的。

展宴目光冷冷的,拉著莊明月就往車庫走。

沈靜不甘心的跟上去,“展總!我好不容易纔見到你的,你就不能......”

話還冇說完,沈靜就被幾個傭人一齊給拉走了。

莊明月坐在車上還略顯鬱悶,展宴對待沈小姐真是一點不憐惜。

小星星歡樂的拍手唱歌,見旁邊的莊明月悶悶不樂就眨巴著眼打量她,“媽媽,你是不是還在想那位阿姨?”

要不是因為莊明月不喜歡,小星星就稱呼沈靜為“那個女人”了!

莊明月試探的看一眼正在開車的展宴,隨機小聲的湊在小星星耳邊說,“為什麼你爸爸這麼凶?”

正在開車的展宴看似在看車,實際上一直注意著後座的動靜,透過後視鏡他都能猜個大概。

這個女人越來越傻了。

小星星的笑聲像銀鈴一般響起來。

莊明月警覺的小聲提醒,“彆笑!”

到超市的地下車庫,莊明月才從小星星那裡得到答案。

“因為那個怪阿姨喜歡爸爸,媽媽你看不出來嗎?”

小星星的口氣中還有些責怪,這讓莊明月也覺得不好意思了,她倒真冇看出來這層意思......

想起那位沈小姐,莊明月不由自主的對比著,心中很不是滋味,如果小星星說得對,那其實她是配不上展宴。

小星星還以為莊明月是緊張了,忙小大人似的拍拍胸脯,“媽媽你放心,下次那個怪阿姨再來我就保護你!”

這下莊明月噗嗤笑出聲,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