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戰?」

柳槐淵呢喃著。

紇骨秋:「你即刻頒佈王令,讓聖河以南的族人,全部遷徙到北部,在聖河以北找地方暫時安頓下來。

各部人馬全部集結於彈連山腳下,與王庭還有左、右庭王的大軍匯合,集全族之力,就目前來看,我們還能匯聚六十萬左右的人馬。

冇了各部族人的威脅,數十萬人馬匯聚一處,必然會讓周寧等人投鼠忌器。」

柳槐淵問道:「若真如此,他們不打了怎麼辦?

兩路人馬加起來,總數也不過隻有十萬人,兩個多月打下來,他們自身也有傷亡,如今隻有九萬人左右。

以九萬人對陣六十萬大軍?老師,我認為周寧不會那麼傻!」

紇骨秋淡淡說道:「他是冇這麼傻,所以我們必須要捨棄一部分族人,引誘他們攻打過來,然後合兵包圍,將他剩下的九萬人,圍死在聖山腳下!」

見他如此自信,柳槐淵點了點頭:「就聽老師的。」

當下。

柳槐淵以北狄之王的名義,對北狄各部下令,遷徙各部族人,然後將各部人馬匯聚起來,朝著王庭所在之地聚集。

周寧這邊也在第一時間察覺到了對方的意圖。

聯絡到霍去病之後,雙方合兵一處,開始商議對策。

首先是確認目前的情況。

霍去病說道:「主公,這兩個多月以來,末將這邊擊潰北狄大小部落一百八十餘個,斬敵三萬餘人,屠殺北狄普通族人超過十萬,自身損失了八千多人。」

周寧點點頭,說道:「我們這邊也差不多,擊潰了大小部落一百五十多個,斬敵將近三萬人,同樣屠殺了超過十萬北狄普通族人,自身損失倒是比你略小一些,損失五千人左右。」

霍去病:「那麼,保守估計,我方能戰之兵,目前在八萬五千人左右。」

周寧笑道:「紇骨秋已經有動作了,如今的草原上,到處都是王庭信使,在不斷的傳遞訊息。」

趙雲出聲道:「根據我們截獲的信件內容來看,紇骨秋的算計倒也算得上精明,但我想不通的一點是,他們怎麼就一點都不藏著掖著?」

黃忠讚同道:「就是,根本一點都不在乎我們是否會截獲一樣,將全部的戰術寫得清清楚楚,這是拿我們當傻子看待?」

密信的內容很簡單。

就是紇骨秋與柳槐淵商量的那樣。

但是遺漏了一點,那就是他們準備犧牲一部分人馬,作為誘餌,引誘周寧等人上當,在合適的時機殺出來實現最終包圍!

周寧拿出地圖,在這張長度五米,寬度三米的地圖上,分佈著無數大大小小的部落,都被紅色小圓圈標記了起來,這段時間以來,周寧等人每擊潰一個就在圓圈內部打上一個叉。

地圖的最上邊,就是北狄聖河,在聖河左側,則是貝格爾湖,貝格爾湖以北的後方,就是北狄聖山,彈連山之所在。

而王庭就在彈連山腳下!

周寧用手中的馬鞭,指著地圖道:「現在,北狄王庭的諭令,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傳遍聖河以南的北狄各部。

別管他們承不承認柳槐淵這個北狄之王,在我們的威脅之下,各部隻有聽從調令這一條路可選。

普通族人向北部遷徙,部落中的士兵匯聚到彈連山腳下,準備以五十萬以上的優勢兵力碾壓我軍。

以上的內容,都是從截獲的密令中獲取,目前暫時判斷為真!

但紇骨秋必定還有後手,他很清楚,我們不會輕易上當。

我們又不傻,瘋了纔會以不到十萬人的兵力去硬碰五十萬大軍,腦子秀逗了還差不多。

隻是現在還不知道他的具體計劃到底是怎樣的。」

霍去病看著地圖,沉思片刻後說道:「如果我是紇骨秋,在明知對手的目的僅僅隻是擊潰各個部落,讓族人無法安穩生活。

那我就很清楚,當己方優勢兵力集結之後,對手一定會撤退。

因為目標已經冇了!」

周寧點點頭,看著他:「繼續說。」

霍去病:「我們目前的戰略目標,就是要將北狄各部的族人驅趕到更北方的苦寒之地,讓整個聖河以南,都冇有他們的生存土壤。

如今紇骨秋主動讓族人遷徙,等於是變相的完成了我們的目標,當他將優勢兵力集結起來,準備對我們動手的時候,我們已經冇必要再跟他們繼續打下去。

所以,如果我是他,我就會給出一個誘餌,一個足夠誘人的誘餌,誘人到我們明知是陷阱,也要不顧一切,衝進去將其攥在手中的誘餌!」

典韋撓撓頭,甕聲甕氣的說道:「啥誘餌能這麼誘人呀?這種計策,就連俺老典都能看出破綻,主公說那紇骨秋很厲害,就出這麼個餿主意?」

霍去病笑道:「如果他將彈連山腳下,王庭的軍隊散開,分佈在草原之上對我們進行圍堵,王庭防守極度空虛的情況下,諸位覺得,我們願不願意上這個當?」

「啥意思?」

典韋眼中露出渴望知曉答案的神色。

一雙虎眸眨啊眨。

看上去醜萌醜萌的。

霍去病:「當初柳槐淵、紇骨秋,率八十萬大軍南下,主公一邊在北雁雄關防守,另一邊卻派我深入敵後,將王庭搗毀,甚至擊殺了北狄之王柳鷹!

如此大膽的計劃,我們都敢執行,如今他擺出一副任我們去殺的陣勢,想必是料定了,主公一定願意冒險。

在他眼中,主公年少得誌,並且剛剛獲得一場大勝,此時必然驕縱狂妄,明知是陷阱也要闖一闖!」

說到最後這句話,霍去病目光看向周寧,等待他的回答。

周寧咧嘴一笑:「他若真敢將王庭兵力分散,與柳槐淵守在王庭等我去,試問諸將,哪個會怕?」

此言一出。

霍去病、趙雲、黃忠三人都笑了起來。

他們都想試試!

特別是趙雲和黃忠,霍去病之前已經立下了不世之功,擊殺了北狄之王柳鷹。

他們倆也想如此瘋狂一次。

特別是趙雲,這位可是敢單槍匹馬,在百萬曹軍當中七進七出的猛人!

黃忠照樣不甘示弱。

至於霍去病?

他都做過一次,再來一次,又能怎樣?

與此同時。

身在王庭之中的柳槐淵瞪大了眼睛:「什麼?老師的意思是,用你我二人當做誘餌,引周寧來襲?」

——

PS:有冇有人在看啊?總感覺我是在搞單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