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沉默了片刻之後。

永盛帝輕輕搖頭,麵帶笑意:「你小子,朕都不知道該誇你什麼好了,這天下之事,還有你不會的嗎?」

「先是吟詩作對鬥敗南晉柳生,而後又在演武場統兵勝了那嵬名宏圖,接著拿出了火藥技驚四座,聽說你還搞出了水車和曲轅犁?如今又給朕鑑別了這國書的真假。」

「你跟朕說實話,你莫非當真如他們所說的乃是孔陽明孔半聖轉世不成?」

聽得永盛帝對自己的褒讚,葉玄心中也是竊喜不已。

旋即微微屈身拱手道:「陛下,臣既非兩千年前的孔聖人,也非百十年前的孔半聖,臣就是葉玄,獨一無二的葉玄!」

「好一個獨一無二的葉玄!聽你此話,你是想要超越前聖先賢咯?」

永盛帝眼神愈發明亮如炬,直視著葉玄。

「不敢欺瞞陛下,臣的確有此誌!」

「然,前聖先賢所創功績,如山如海,如那天空之日月,而臣如今卻隻是立下毫末之功,如熒熒之火之火,熒熒之火又豈能與日月爭輝?」

「不過臣並不會就此氣餒,正所謂青出於藍勝於藍,徒弟不必不如師,後人自然也不必不如前人。臣相信,隻要臣砥礪前行,圖強奮發,有朝一日定然能取得不輸於前聖先賢之功績!」

「縱然不能超越前聖先賢,也能與之並列!」

一側,葉定邊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站起身來。

「好小子,這話聽著就提氣!的確,誰說後人便不能如前人的。若是後人不如前人,這天下豈不是越活越回去了。」

「玄兒,爺爺從來就冇懷疑過你的能力!你隻管好生努力,奮發拚搏,隻要你能替陛下完成一統天下的大業,讓陛下成為古往今來的千古一帝,你就算是比不得先前的孔聖人和孔半聖,也決計不遑多讓!「

「葉侯爺所言極是!縱觀這九州天下,自有王朝建立至今,已過三千餘年,然尚未有一個王朝,一位君主能夠完成一統天下之偉業者。」

「若葉玄當真可輔佐陛下完成大一統,不僅陛下將成就千古一帝之威名,成為千古帝皇,葉玄也將再天下學子之中擁有不下於那孔半聖的名聲,甚至更高!」

「至於我們,嗬嗬,興許也能跟著沾光,名流青史呢。」

鎮國公郭茂纔此刻略顯病態的臉上也浮現出了一抹希冀之色。

其實他對葉玄的文采並不怎麼敢興趣。

他真正感興趣的是葉玄在軍事上的才能以及他所製作發明出來的火藥。

單單其卓著的軍事才能外加上可開山裂石的火藥。

大靖軍隊的戰力就要比以往不知道能提升多少倍。

而陛下這些年一直休養生息本就讓大靖積累的龐大的戰爭儲備。

若這時候發動對外戰爭,隻怕冇任何國家能頂得住。

在葉定邊和鎮國公說完之後。

譽王趙毅和那袁弘自然也是樂得跟著拍一頓馬屁。

雖說從始至終,四人都好似在誇葉玄。

但實際上這馬屁最終是拍給永盛帝聽的。

無他,一統天下,千古一帝,僅僅這八個字,就能夠讓其無比的受用。

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永盛帝示意眾人安靜。

「你們幾個老傢夥莫要再誇他了,這小子少年得知的很,再誇下去,可是要飄了。朕可不希望他迷失在各種褒讚之中。」

.

「葉玄,你雖取得了一些成就,令人欣喜,但切記戒驕戒躁,明白嗎?」

我飄?

我好像就隻是隨著你的話接了個話茬,表了一下忠心吧?

「臣明白!」

葉玄躬身抱拳,態度謙遜的答應道。

永盛帝滿意的點頭,旋即看向了那劉榮。

「劉榮,你此次失職,本該從重嚴懲,然你兢兢業業伺候朕幾十年,又曾救下朕之愛女,於我皇家也算是有恩,朕便赦免了你的罪行。若再有下次,嚴懲不貸!「

伏在地上本已經等待死亡的劉榮,聽得永盛帝這番話,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原地愣了一下,而後整個身子幾乎貼在了地麵之上,痛哭流涕起來。

「吾皇仁德,老奴感激涕零!吾皇仁德啊……」

說罷,竟是哇哇大哭起來。

永盛帝見此,也是眼眶微微發紅,竟是上前一步欲要去攙扶對方。

不過最終礙於自己的帝皇身份頓住了動作。

「你……你起身吧。你這老奴終究是伺候朕幾十年,從王府到這皇城,朕又豈會不念舊情,先前隻不過拿你立威做做樣子而已,你莫不是真以為朕會殺你不成?」

「陛下!」

劉榮慢慢爬起身子抱住永盛帝的雙腿,依舊是哭泣不止。

「行了,你這老奴當真冇有分寸,這裡是禦書房,朕正商議軍機要事呢。要哭,出去哭去。」

一聽這話,劉榮當即止住了哭聲。

伸手用袖袍擦拭掉眼角的淚花,老老實實的起身,重新立在了永盛帝的一側。

屋內其他諸人,包括葉玄在內。

看著這主仆二人剛纔的戲碼。

真真假假,一時間卻也是有些分不清楚了。

「既然這國書是假的,那自然另外一件物事也不可能是真的了。此次,這嵬名宏圖狠狠的耍了朕一回!」

永盛帝重歸正題,手掌狠狠的擊在禦案之上,弄得上麵一乾奏章和筆墨紙硯亂震不止。

譽王當即上前道:」皇兄,嵬名宏圖素來以陰險狡詐著稱,且這一次對方乃是有備而來,以有心對無心,想要防範住實在是有些困難。皇兄大可不必太過放在心上。黨項國有他嵬名宏圖,我大靖不也葉玄嗎?有葉玄在,臣弟以為那嵬名宏圖的陰謀詭計,不足為懼!「

「不錯,陛下,那嵬名宏圖雖也是老謀深算之輩,但此次在我大靖與葉小侯爺的比試之中卻屢屢落於下風,有葉小侯爺替陛下出謀劃策,料那嵬名宏圖也掀不起什麼風浪來。」

「更何況,我大靖除葉小侯爺,還有濟濟人才,遠超黨項,可在其他各方麵發光發熱,讓我大靖全方位碾壓黨項。」

永盛帝環顧了一下諸人,最終將目光定格在葉玄身上。

「嗯,你們說的冇錯。黨項國隻有嵬名宏圖一人,朕卻又千千萬萬的謀臣,另外還有剋製他嵬名宏圖的葉玄,自然不可能懼他。隻是被人坑了這一回,心中多有不快罷了。」

「葉玄。」

「臣在。」

「先前與突厥所締結的盟約可繼續施行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