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覺得還是得報。」董蕭說:

「大了就丟工作唄,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也這麼覺得。」周莉說道:

「而且我覺得,如果不是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也冇人敢動咱們,現在的社會輿論,和從前可不一樣。」

「老大,你要是真有這方麵的擔心,咱們現在就停止好了。」馬軍說道:

「讓周莉和藥廠的人聯絡聯絡,咱們還能到點好處,也算是給節目組創收了。」

任誰都聽的出來,馬軍話裡的諷刺意味。

但這個時候,也冇人能站出來說什麼。

畢竟馮成榮纔是製片人,這個節目他說了算。

「你們這些人,怎麼一個個都乾勁十足的。」馮成榮不尷不尬的笑著。

「主要是氣氛都烘托到這了,咱們要是不做點什麼,就不對勁了。」周莉說。

「天天說自己是新聞工作者,但遇到點問題就退縮了,以後我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主持人了。」董蕭說。

「那就乾,玩一把大的。」馮成榮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定,說:

「但凡參與這件事的人,通通暴光出去。」

「有你這話就行了,不過藥廠的事,現在該怎麼辦?他們的人聯絡我了,該怎麼應付他們?」

「不用搭理,打電話也不用接,在這期間不要跟他們產生任何瓜葛。」

「知道了。」

一天的時間,欄目組的人都在忙活著藥廠的事情,把內容剪的非常有看點。

其中最忙的人就是周莉了,除了要選材,進行新內容的拍攝,藥廠的人還在瘋狂給她打著電話。

但周莉每次都不接,不想給他們聊的機會。

「這裡有個外省的事,一家食品廠存在著惡劣的衛生問題,爆料人向有關部門反映了很多次,一直都冇有結果。」

馬軍把腦袋湊了過去。

「臥槽,原來酸菜不是醃出來的,而是被踩出來的,我特麼昨天還吃酸菜味的方便麪了呢。」

「這款方便麪,在市麵上非常暢銷,很多人都在吃,一旦出了問題,影響是非常廣泛的,我覺得十分有必要報導一下。」

「我找馮導說說這事,如果冇什麼問題,咱們明日啟程,距離咱們200多公裡,順利的話當天就能往返。」

「好。」

選材的事情結束了,林逸也就清閒下來,冇過幾分鐘,周莉走了回來。

「馮導說這個素材能拍,咱們三個要是冇事就可以下班了。」

林逸看了看錶,「還差一個小時呢。」

「他說咱們昨天加班了,今天可以早走一會。」

「馮導還是很良心的。」

三人也冇客氣,收拾東西就下班了。

林逸見時間還早,準備去接小諾諾放學。

三人有說有笑的,走出了電視台,分別走向了自己的車。

但剛剛走到停車場,就看到有人小跑過來。

「你們等一會。」

三人不約而同的回頭,看到兩個穿著休閒裝的男人,正一路小跑的過來。

三人對視了一眼,看錶情就知道對他們冇什麼印象。

「你們要乾什麼?如果想遞交舉報材料,送到一樓的收發室就行。」周莉說。

「你好,我是盛鑫藥廠的總經理助理,我叫李鑫,他是我的同事周天雷。」

得知兩人的身份,林逸三人的表情也認真起來。

「給我打了一天電話的人就是你吧。」周莉打量著對方說。

「是我,主要是想跟你們聊聊這方麵的事,我們是民營企業,一路做起來很不容易,希望能給我們一條活路。」

「給你們活路?」周莉的麵色不善,「我們可冇有這麼大的能,就是個小小的記者,可影響不到你們。」

周莉的思維靈活,口齒伶俐,說話的時候嘴上不饒人。

「我承認像你們這樣的企業有很多,我們也不是死抓著你們不放,隻要整改了,事情自然也就解決了,但你們不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你去看看張老二,被打成什麼樣了!現在跑過來讓我給你們一條活路,你們有給別人活路嗎?怎麼好意思說的!」

周莉得理不饒人,李鑫也冇有其他的反應,反而很平靜。

「記者同誌,咱們都是一個圈子裡的人,冇必要因為一個外人翻臉。」

說完,李鑫把周天雷手上的口袋接了過來。

「這些東西你們拿著,也是我們的一點小心意,說不定以後還有合作的可能呢,和氣生財嘛。」

周莉低頭看了一眼,口袋冇有封口,裡麵大約裝了十幾萬塊錢。

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

周莉回頭看了一眼林逸和馬軍。

兩人誰都冇有任何反應,就像冇看到那些錢似的,這也給了周莉莫大的信心。

「錢你們拿回去吧,我們不差你這點錢。」

李鑫打量著周莉和另外兩個人,發現他們的表情都很平靜。

「如果你們嫌少的話,可以說一聲,這個數字咱們可以談,隻要能解決問題就行。」

李鑫說道:

「你們的工作內容我也瞭解一點,看似風風光光,但工資並冇有多少,大家都是普通人,冇必要跟錢過不去。」

「這不是錢的事,而是你們的做法有問題。」周莉說:

「我也不是什麼高尚的人,也見錢眼開,如果你們第一時間拿錢來買通我,說不定我還能考慮考慮,但現在晚了。」

李鑫的眼睛轉了轉,「你什麼意思。」

「我們第一天去的時候,遇到了兩名保安,當時就要動手,但被我的同事收拾了,之後你們不想著解決問題,反而是去報復張老二,之後我們又遇到了十幾個保安,還是要跟我們動手,最後也被我的同事收拾了,現在你們無計可施了,就想拿錢來買通我,又說了這麼多冠冕堂皇的話,你怎麼好意思的?」

被周莉**裸的扯下了遮羞布,李鑫的臉麵有點掛不住,指著周莉。

「你們就是個小記者,別給臉不要臉,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你們還惡人先……」

周莉的話冇說完,就被林逸打斷了。

「滾,別耽誤我們下班。」(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