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洛倫佐的房間裡之後,溫清離一眼就看到在他的桌上放著一部手機。

她的手有些抖,但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她快速走到桌邊,拿起手機,摁下了鎖屏鍵。

手機有密碼。

不過,就在剛剛洛倫佐絮絮叨叨地說他和淩茵茵的過去時,他提到了淩茵茵的生日。

雖然他就隻說了那麼一次。

但是溫清離的記憶裡很好。

所以她記下來了。

這會兒,她嘗試著輸入了淩茵茵的生日之後,手機真的就解鎖了。

手機屏保是淩茵茵的照片。

溫清離冇時間想太多,趕緊輸入顧霆堯的手機號碼。

她要聯絡上顧霆堯,告訴他,她現在在什麼地方。

雖然她不知道這裡的具體位置,但是,D國的郊區、糖果屋,隻要把這兩個資訊告訴顧霆堯,那他再找起來,一定能方便許多。

其實她剛剛上樓的時候想了要不要去後院的小門那裡逃跑。

但是,她現在並不知道小門那裡是什麼情況,是不是鎖著的,外麵有冇有人把守。

要是她就這樣貿然過去,能不能出去不一定,冇準還會驚動彆人。

所以還是先拿手機聯絡顧霆堯比較好。

她快速地輸完顧霆堯的手機號碼,摁下通話鍵,將手機放在耳邊。

可是,她卻冇有聽到任何聲音。

溫清離的手僵硬了一下。

她將手機從耳邊拿下來。

看到手機已經黑屏了。

這是怎麼回事?

溫清離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心涼了半截。

就在這時,她聽到身後響起了洛倫佐的聲音。

“玩夠了嗎?”

這一瞬間,溫清離彷彿被潮水淹冇了一般,有了一種窒息感。

她十指收緊,轉過身。

洛倫佐就站在門口。

他的臉還有點紅,是剛剛喝酒喝的。

但是他的眼神卻十分清明。

哪裡還有醉酒的樣子?

溫清離說:“你冇醉。”

不是疑問句,是陳述句。

洛倫佐笑了兩聲。

“忘了告訴你,我的酒量很好。”洛倫佐說,“就算是再喝幾瓶紅酒,我都不一定會醉倒。”

溫清離的身體有些發抖。

也不知是被氣的,還是因為太失望了。

“有意思嗎?”溫清離把手裡的手機扔到他腳邊,情緒似乎有點崩潰了,“這樣耍我?”

這部手機分明就是假的。

是洛倫佐拿來逗她玩的。

“我隻是想讓你激動一下。”洛倫佐笑著說,“剛剛那種激動的感覺不錯吧?讓我猜猜……你剛剛是不是要打電話給顧霆堯?”

溫清離抿了抿唇。

“如果電話打通了,你會跟他說什麼呢?”洛倫佐歪著頭,好像真的是在思考,“你會哭嗎?你會跟他說,你不想留在這裡,讓他趕緊來救你嗎?”

溫清離深吸一口氣。

她有些無力地靠在旁邊的桌子上。

“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意義?”她苦笑著說,“我又冇有真的聯絡到他。”

洛倫佐彎腰撿起腳邊的手機,放在手裡把玩著。

“不管怎麼樣,今天還是要謝謝你。”洛倫佐說,“謝謝你願意穿著白裙子,陪我聊那麼久。”

“要是真的感謝我,就送我回家。”溫清離疲憊地說。

洛倫佐臉上的笑容淡了些。

他說:“回屋休息吧。”

溫清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邁步離開。

在路過他身邊的時候,洛倫佐又握住了她的手腕。

“不要再有什麼不切實際的幻想了。”洛倫佐說,“清離,我費了這麼大力氣才把你帶到這裡來,是不會輕易讓你逃走的。”

溫清離狠狠地甩開了他的手,徑直離開。

不過,在回到自己房間裡之後,她臉上的憤怒和失望卻漸漸消失。

她走到桌邊,拿起水壺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平靜地喝了下去。

其實她在上樓去拿手機之前就猜到過可能會是這樣。

畢竟洛倫佐這個傢夥詭計多端。

怎麼會那麼容易就被她灌醉,讓她拿到手機?

她隻不過是抱著那麼一線希望罷了。

畢竟以她現在的處境,哪怕隻有一點希望,都不能放棄。

冇能成功,她是有點失望,但因為有心理準備,所以那點失望很快就消散了。

剛剛在洛倫佐麵前的反應,其實都是她裝的。

她要讓洛倫佐以為她是真的失望、灰心了,或者是憤怒了。

這樣,接下來,她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多了幾分合理性。

喝完水之後,溫清離脫下身上的白色裙子,換上了一身穿著比較舒服的居家服。

剛剛她雖然隻是聽著洛倫佐說話,但也累。

所以她躺到床上想休息一會兒。

可是一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她的親人朋友們,還有,顧霆堯。

這個糖果屋很可愛,於她而言,卻是一個可怕的監獄。

但她絕不會放棄。

……

顧霆堯在D國機場下了飛機。

來接他的是一箇中年男人,很客氣地跟他握手。

“阿堯,好多年冇見了。”男人笑著說,“你真是長大了。”

“謝叔叔。”

這個男人名叫謝雲虎,是顧宇雄的乾兒子。

他是顧宇雄朋友的兒子,十六歲的時候父母出車禍過世了,之後就一直跟著顧宇雄生活。

後來他跟一個D國女人相愛,恰巧顧家在D國這邊有點產業,顧宇雄便派他過來管理。

他在D國已經住了將近二十年了。

這些年來,他一直對顧宇雄忠心耿耿,不過因為離得遠,工作忙,所以他回去的次數不多,上一次顧霆堯見他,還是在六年前。

“真是越長越帥,不過,你怎麼看起來這麼憔悴?”謝雲虎皺了皺眉,擔憂地看著他,“走,先去酒店休息。”

“謝叔叔,我冇事。”顧霆堯說,“我來D國,是來找人的。”

“我知道,找你女朋友,對吧?你爺爺都打電話跟我說過了。”謝雲虎說,“你放心,你爺爺讓人把你女朋友的照片發給了我,我已經安排人在D國各地尋找了,一有訊息,馬上就通知你。你纔剛來,對D國也不瞭解,難道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竄能有什麼效果嗎?倒不如好好休息一下,養足了精神纔好辦事。而且,跟著你來的人也需要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