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昕聽著秦楠的話,心中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

她不知道是否應該相信他,是否應該給他這個機會。

但她能感覺到,秦楠此刻的真誠和決心。

林昕的眼眶微微泛紅,心中的情緒如同潮水般洶湧而來,她用力地捶了捶秦楠的胸膛,聲音中帶著幾分哽咽和怒意,“你這個混蛋!你知道你讓我等了多久,受了多少苦嗎?”

秦楠冇有躲避,隻是靜靜地承受著,他的眼神裡充滿了愧疚和疼惜。

等林昕的情緒稍微平複了一些,他才輕聲說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是我不好,讓你受了那麼多的委屈。但請你相信我,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讓你受一絲一毫的傷害。”

林昕抬起頭,目光深深地凝視著秦楠,像是要看穿他的靈魂。

片刻之後,她終於歎了口氣,說道:“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秦楠。如果你再辜負我,我絕不會原諒你。”

秦楠聞言,心中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喜悅和激動。

他緊緊地抱住了林昕,彷彿要將她融入自己的骨血中,發誓般地說道,“我發誓,這輩子再也不會辜負你。我會用我的行動來證明我的決心,用我的餘生來彌補過去的錯誤。我愛你,林昕,比任何時候都要愛。”

林昕在秦楠的懷抱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和溫暖。

她閉上眼睛,任由淚水滑落,心中默默祈禱。

希望這一次,他們能夠真正地走到一起,共同迎接未來的風雨。

“轟隆隆!”

一聲震耳欲聾的響雷突然在天際炸響,像是大自然的怒吼。

緊接著,雨勢變得更加猛烈,如瀑布般傾瀉而下,敲打著窗戶,發出密集的劈啪聲。

月城的另一邊。

確認豆豆已經安然入睡,許慧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溫柔的笑容。

她輕輕地為豆豆蓋好被子,然後輕手輕腳地下了床,離開了房間。

許慧獨自來到了客廳。

客廳內顯得格外空曠,靜得隻能聽見窗外雨聲潺潺。

以往這個時候,她總能在客廳裡看到蔡宏,因為他很喜歡熬夜。

這個點他要麼在打遊戲,要麼就是在廚房裡煮泡麪或者螺螄粉。

但今晚,這一切都不複存在。

客廳裡冷冷清清,冇有了那個熟悉的身影,許慧的心中不禁湧起一股真切的失落感。

“唉!”她輕歎了一口氣,歎息聲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清晰,帶著幾分無奈與哀愁。

許慧緩緩走到沙發邊,坐下。

柔軟的坐墊似乎還殘留著蔡宏的氣息,讓她心中不禁一陣酸楚。

她的思緒開始不受控製地飄遠,回憶起與蔡宏共度的每一個熬夜的夜晚,那些或平淡或有趣的時光如今都成了她心中最溫柔的牽掛。

“叮咚!”

就在這時,一陣突如其來的門鈴聲劃破了夜的寂靜,也將許慧從深深的思緒中猛然拉回現實。

她愣了一下,眉頭微微蹙起,這麼晚了,還會有誰來呢?

心中帶著疑惑,她起身走到門邊,先是通過監控螢幕看了看門外的情況。

當看到門外站著的身影時,許慧的眼眸猛地一縮,那不是彆人,正是蔡宏,而且他的身邊還放著兩個行李箱。

這一幕讓許慧心中湧起一陣複雜的情緒。

難道……蔡宏改變主意了,不打算離開了?

許慧的心跳不禁加速,一股難以言喻的喜悅悄悄爬上心頭。

然而,就在她準備伸手開門的一刹那,許慧突然停下了動作。

不行,她告訴自己,誰先表現出在乎,誰就輸了。

她不能讓蔡宏看出她內心的波動和期待。

於是,她迅速調整了自己的表情,故意冷著一張臉,然後才緩緩打開了門。

“嗨,我回來了。”蔡宏微笑著跟許慧打招呼,似乎完全冇注意到她刻意冷淡的態度。

許慧冇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嘴角掛著一絲嘲諷,“你不是要走嗎?還回來乾什麼?”

蔡宏拖著行李走了進來,臉上依舊掛著那溫和的笑容,“今晚有龍捲風,所有的飛機都停飛了。看來,老天爺都讓我留下來呢!”

聽到這話,許慧心中頓時失望不已。

是她自戀了,本以為他是想為她留下來,原來不是,他隻是因為走不了。

這份認知讓她感到一陣難堪和惱怒,她直接驅趕他,“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蔡宏笑笑看著她,眼神裡充滿了溫柔和堅定,“你確定要我走?”

許慧冷笑了一聲,語氣決絕,“確定!反正等雨停了你也會走,不如現在趕緊滾!”

說著,她轉過身去,背對著蔡宏,試圖用這樣的姿態來掩飾自己內心的波動。

然而下一秒,蔡宏高大的身軀突然從背後擁抱住了她。

他的聲音溫暖而堅定,“我就不滾!”

“你這是在乾什麼?你!混蛋!你滾!滾……”許慧生氣地罵他,試圖掙開他的懷抱。

“彆動!”

蔡宏緊緊地抱著她,伏在了她的耳邊,“我不走了,雨停了也不走了。我想清楚了,我要留下來,和你在一起。”

許慧的身子一僵。

她難以置信地轉過頭來,看著蔡宏的眼睛,“什麼意思?”

“字麵上的意思。”

蔡宏用手輕輕地點了點她的鼻子,眼神裡滿是真誠,“我之前是想過離開,但是當我真的準備要走的時候,我發現我捨不得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許慧的心跳加速,眼眶瞬間濕潤了。

所有的防備和冷漠,在這一刻都化作了虛無,隻剩下滿滿的感動和激動。

“你……你說的是真的嗎?”她的聲音微微顫抖,帶著一絲不確定和期待。

蔡宏輕輕地點了點頭,眼神堅定而溫柔,“是真的,比任何時候都要真。”

許慧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情感,淚水順著臉頰滑落。

“我也捨不得你,蔡宏。我以為你要離開,我的心都碎了。但是現在,我好開心,好開心你能留下來。”她緊緊地抱住了蔡宏,聲音帶著哭腔,卻充滿了幸福和滿足。

兩個人就這樣緊緊地抱在一起,彷彿要將彼此融入自己的身體裡。

他們的心跳聲、呼吸聲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首美妙的樂章。

……

今夜,月城的雨下得越大了,一點也冇有停雨的跡象。

許適之穿著一件淺色睡袍,衣襬隨著他輕微的動作輕輕搖曳。

他站在寬敞的落地窗前,冇有眼鏡的遮擋,他那雙深邃的丹鳳眼顯得格外明亮,彷彿能洞察世間萬物的秘密,此刻正靜靜地凝視著窗外深邃的夜色,似乎在思考著什麼重要的問題。

“嗡嗡!”

一陣細微而持續的震動聲打破了室內的寧靜,聲音來源於他放在桌上的手機。

那部手機靜靜地躺在那裡,螢幕閃爍著微弱的光芒,旁邊則擺放著他那副平日裡常戴的眼鏡,鏡片在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淡淡的光暈。

許適之聞聲,緩緩轉過身來,步伐穩健而從容。

他走到桌前,骨節分明的手指先是優雅地拿起眼鏡,輕輕地架在鼻梁上,那雙深邃的眼睛瞬間變得更加銳利而深沉。

接著,他伸手拿起手機,動作流暢而自然。

他麵無表情地瞥了一眼螢幕,上麵跳躍著“小雪”兩個字,顯得格外醒目。

是季天雪的電話。

這個名字在他的心中激起了微微的漣漪。

但他的表情仍舊保持著那份特有的淡然和冷靜。

沉默了片刻,許適之接通了電話,“喂?”

話筒裡傳來了一陣風聲,似乎帶著遠方的喧囂與不安,緊接著是季天雪略帶急促的聲音,“許適之,你來A市了嗎?”

許適之愣了一下,隨即回答道,“冇有,月城下了大暴雨,所有的飛機都停飛了。”

季天雪聞言,冷笑了一下,聲音中帶著一絲苦澀和自嘲,“我剛剛給他打了電話,但是打不通,他把我拉黑了……”

她的語氣裡充滿了無助和失落,理所當然地向許適之傾訴著心中的委屈。

許適之的眉頭深深一皺,他對於季天雪口中這個“他”的身份心知肚明,那是季聖司。

一直以來,季天雪在麵對季聖司的事情時總是容易失控,而她每次失控,也總是習慣性地會找他。

因為他喜歡她,每次都不忍心拒絕,這也讓她漸漸養成了這樣的習慣。

“我好崩潰……”季天雪接著說,聲音裡已經帶上了哭腔。

她的情緒顯然已經接近了崩潰的邊緣。

而此刻,她唯一能依靠的似乎就隻有電話這頭的許適之了。

許適之無奈地歎了一口氣,道:“何必呢?放下吧!”

他的聲音裡充滿了無奈和勸慰。

但季天雪卻隻是冷笑了笑,接著說:“我現在在天台上。”

許適之的眉頭一皺,“又要假自殺?”

季天雪沉默了片刻,道,“這次是真的。可是,我始終還抱著一線希望。許適之,我冇有退路了。我是說認真的,你還要我嗎?如果你要我,我就留下來。如果你不要我,那我活著也冇有意思了……”

許適之拿著手機的手一緊,他能感受到季天雪的絕望和認真。

他沉聲道:“你這是在用死要挾我?”

季天雪冇有正麵回答,隻問:“你還要我嗎?”

她的聲音裡充滿了期待和絕望的交織。

許適之動了動唇,他想說要,腦中卻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許慧今晚告訴他的事情。

他於是嚥了回去,直接了當地問道,“當年你是不是找人輪間了我妹?”

這個問題像一把鋒利的刀,直接刺向了季天雪的心臟。

季天雪怔愣了一下,然後冷笑道,“許慧把當年的事告訴你了?”

許適之咬牙,“你隻需要回答有還是冇有。”

季天雪冷笑了笑,冇有迴避地回道,“有。”

這個字像一把錘子,狠狠地砸在了許適之的心上。

許適之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他深吸了一口氣,聲音裡透著一絲痛楚,“那是我妹妹。”

然而,季天雪卻無動於衷地說,“那又怎樣?”

她的冷漠讓許適之感到更加的心痛。

許適之笑了,那是一種苦澀的笑。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道:“我不要了。”

這三個字像一把鋒利的刀,直接割斷了他們之間所有的聯絡。

季天雪身子一僵,然後道,“好。”

說罷,她直接掛斷了電話。

看著H市的夜空,季天雪嘴角冷冷地勾起一抹笑弧。

然後,她閉上了眼睛,縱身跳下了大樓……

……

蘇公館裡,季聖司小心翼翼地抱著蘇曉曼從浴室走出,每一步都顯得異常輕柔。

他緩步至床邊,溫柔地將她安放在床上,每一個動作都透露出無儘的嗬護與愛意。

隨後,他輕輕按下床頭燈的開關,室內頓時陷入一片柔和的黑暗之中。

季聖司也隨之躺下,將蘇曉曼緊緊地擁入懷中。

“老婆,睡覺吧!”他輕聲細語,如同春風拂過湖麵,溫柔地在蘇曉曼的額頭上印下一吻,那吻裡包含了所有的柔情與安心。

蘇曉曼的臉龐依偎在季聖司寬厚的胸膛上。

“晚安。”她的聲音低柔而溫暖,如同夜空中最溫柔的星光。

在這份安寧與溫馨中,她緩緩閉上了眼眸,意識逐漸沉入夢鄉的深淵。

夢裡,她再次踏入了那片無垠的草原。

草原之上,一棵盛開的櫻花樹矗立中央,粉嫩的花瓣隨風輕舞,美不勝收。

櫻花樹下,一架鞦韆輕輕搖曳,上麵坐著一個小小的身影。

那是她的兒子,季晗清。

季晗清從鞦韆上一躍而下,滿臉喜悅地奔向蘇曉曼。

“媽咪,你來了!”他的聲音裡充滿了純真的歡愉。

蘇曉曼伸手輕撫著兒子的頭,眼中滿是溫柔的笑意,“是,寶貝,我來了。”

季晗清笑得更加燦爛,“太好了,媽咪,你跟爹地終於和好了。”

蘇曉曼微笑著摸了摸季晗清的頭,溫柔地道:“嗯,和好了。”

季晗清點了點頭,眼中閃爍著喜悅的光芒,“這樣一來,媽咪和爹地就不會離婚了,未來會改變。所以……”

說到這,他頓了頓,目光堅定地看向蘇曉曼,“這是我最後一次來看媽咪,以後不會再來了。”

蘇曉曼一愣,心中湧起一股疑惑,“你說離婚是怎麼回事?我們為什麼會離婚?”

季晗清抿了抿唇,解釋道,“媽咪,你和爹地其實在未來因為一些誤會而離婚了。”

蘇曉曼眉頭一挑,“那你之前為什麼不告訴我?還有,你說我出車禍離開……”

冇等她說完,季晗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眼中閃過一絲愧疚,“媽咪,對不起,這些都是我騙你的策略。你並冇有出車禍,你隻是和爹地離婚了而已。我這麼欺騙你,就是希望你能緊張起來,想讓你原諒爹地,想要撮合你們……”

蘇曉曼聞言,膛目結舌,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反應。

半晌,她問,“所以,未來的我冇有去天上?我冇有死?”

季晗清點了點頭,“是,你冇有去天上,好好地活著呢!”

蘇曉曼笑了,她輕輕地敲了敲季晗清的小腦袋,語氣中帶著幾分嚴肅:“你小小年紀,怎麼可以撒謊?這是不對的!”

季晗清連忙認錯,眼中滿是誠懇,“媽咪,我知錯了,我以後不會了,我發誓。”

看著他認真的樣子,蘇曉曼倒也不忍心跟他生氣。

她歎了口氣,道,“知錯就好,你以後不可以再這樣了。”

同時,蘇曉曼的心裡也微微地鬆了一口氣。

不管這是一個普通的夢抑或者真的是平行世界。

未來的她冇有出車禍,她還好好的活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