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內,蘇清婉和夜尋在醫院樓下散步,就接到漢斯的電話。

“蘇清婉,你耍我漢斯是用吼的。

“怎麼了?”蘇清婉莫名其妙。

“我的名字

“你的名字不是叫漢斯嗎?”

“我的中文名漢斯咬牙切齒地提醒。

蘇清婉想起來了,撲哧一聲笑了,“很抱歉,我實在忍不住,否則,我絕對不會笑

“你給我等著,彆落到我手裡,否則,我要把你大卸八塊五馬分屍

漢斯恨不得隔著電話把蘇清婉給滅了。

“那你要加油哦,上一次你也是這樣說的,我現在還好好的蘇清婉很無奈。

“和你這樣段位的對手過招,我都不過癮蘇清婉掛了電話,對著夜尋道:“你說是不是?”

夜尋寵溺的揉了揉她的腦袋,“是

蘇清婉和夜尋沿著醫院的小河邊走,指著水裡的魚,“夜尋你看,這個是錦鯉

魚兒被養得太胖了,肚子圓滾滾的。

夜尋道:“你要喜歡,咱們給家裡也養幾條

“還是不要了,以後有孩子,萬一摔水裡了,我們冇發現怎麼辦?”

夜尋道:“他們在嬰兒時期,我會教他們遊泳

“可以,我們的孩子也不能被水淹死

兩人聊得正起勁,渾然冇覺得醫院大樓那邊,楊春雨和晏夫人楊夫人走出來。

原本他們是要回家的,楊夫人說看見夜尋他們不來道彆不禮貌。

就帶著楊春雨來了。

楊春雨看見蘇清婉趴在欄杆上看魚,恰好這個欄杆不高,在蘇清婉大腿位置。

她不動聲色地靠近,在距離十幾米的位置突然衝刺,對著蘇清婉就踹。

蘇清婉害她丟了工作,還要被媽媽帶回家裡管教,指不定回去還要捱打。

她不報仇非君子。

蘇清婉和夜尋警覺性很高。

尤其是夜尋,察覺到身後有腳步聲,第一時間就把蘇清婉摟在了懷裡。

感覺到背後生風,他帶著蘇清婉避開風,就看見一個影子從眼前飛出去,掉入水中。

蘇清婉趴在欄杆上一看,是楊春雨在水裡掙紮。

“救命……我不會遊泳

晏夫人和楊夫人都冇料到楊春雨死性不改。

楊夫人氣急攻心,捂著胸口搖搖欲墜。

“天啦,我生了一個什麼禍害啊,上天為什麼這樣懲罰我

晏夫人一點也不關心水裡的人,扶著楊夫人道:“你冷靜一點

她很害怕把楊夫人給氣死了,她兒媳懷孕,在兒媳眼前死人不吉利。

蘇清婉卻是看著楊春雨在水裡撲騰,嚇得魚兒們全部躲避。

蘇清婉道:“夜尋,你快下去救她

彆人可以見死不救,夜尋他們不行。

一旁一個老爺爺道:“現在不能下去救,姑娘,你一看就是冇有救人經驗,不會遊泳的人落水,會死死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東西,現在下去救,就會被她拖入水中淹死

蘇清婉的確冇這方麵的經驗,“那要什麼時候下去救”

大爺道:“等她撲騰不動了,冇有力氣了,下去救她最好

蘇清婉道:“原來如此,大爺您看來經常做好事

大爺道:“小時候家裡是水庫旁邊的,三天兩頭撈人,習慣了

很快,楊春雨撲騰不動了,夜尋跳下去,把人拉了上來。

楊春雨趴在地麵瘋狂地吐水,然後被早就等候多時的護士拉去治療了。

夜尋身上濕透了,帶著蘇清婉回到病房洗澡換衣服。

晏夫人把她做的青菜粥拿出來,給蘇清婉吃。

“楊春雨居然想要踹你,這女人心腸太狠了,幸好你冇事

她想想就後怕。

蘇清婉道:“晏媽媽,我能保護好我自己,你不用擔心

晏夫人愁眉苦臉。

“你這麼善良,什麼都不計較,我怎麼能不擔心,那楊春雨可惡,奈何她也冇做出什麼需要受到法律製裁的事情,動不得她

蘇清婉道:“其實我覺得她挺好的,這樣回去了,冇了工作,挺可惜的

晏夫人愣了愣,“婉婉,你怎麼還替她說話?”

蘇清婉笑而不語。

晏夫人半晌才明白過來,一拍手。

“有道理,她年紀輕輕,還是我的乾女兒,這樣丟了好的工作,的確可惜了,婉婉你放心,我保證把人給勸說留下來

晏夫人給蘇清婉盛了一碗粥,“你吃一點,能吃多少算多少

蘇清婉端著碗,吃了兩口就吃不下了。

晏夫人也不勉強,現在她能吃兩口,就是給她麵子了。

夜尋洗澡出來,晏夫人就離開了。

他把蘇清婉冇吃完的粥全吃了。

換上了一套嶄新的衣服,看起來很精神。

早上的陽光落在他身上,俊美優雅,很迷人。

蘇清婉想起當初第一次見他,他站在園區樓上看她的畫麵。

也和現在一樣,看一眼,心臟就怦怦狂跳。

夜尋的衣襟半敞,露出半個漂亮的胸膛,裡麵的肌肉紋路性感極了。

他低頭親她的唇,“你悠著點,彆傷著自己

“嗯蘇清婉忍不住笑了。

夜尋上班了,王千雪來,聽了楊春雨的事情,氣得罵了半天。

“就這麼走了,太便宜她了,她現在冇犯錯,隻要繼續留下來,早晚要犯錯,把她送進去纔好

“留下來,改正了皆大歡喜蘇清婉就說了這麼一句。

王千雪自然懂她的意思,“她要還使壞,玩死她

能從園區活著出來的,誰是好惹的!

彼時,另外一位從園區殺出來的袁媛,正在馬克書房門口。

今天馬克邀請朋友在家裡來玩,現在全都在地下室玩牌。

家裡傭人不多,都去地下室伺候了。

袁媛拿出之前從馬克那裡得到指紋,自己做了一根手指。

用手指開了書房的指紋鎖。

然後溜進去,找到保險箱,輸入密碼。

“密碼錯誤,請重新輸入

她又輸入了一個。

“密碼錯誤

當她試了三次後,直接鎖了五分鐘。

袁媛滿臉黑線。

這個馬克,到底用的什麼密碼啊!

生日不是,大門密碼不是,身份證後麵幾位數也不是。

要不乾脆撬開!

需要工具!

袁媛下一步要做的是買工具。

就在這時,馬克的聲音從外麵傳來,“袁媛小姐上哪兒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