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婷不明白,自己隻是按照母親的想法,說出她的心聲,為什麼她卻要打自己。

臉上的疼痛還有內心的委屈,讓她張開嘴,大哭起來。

陳穎聽見哭聲,越發煩躁,抬起手又要落下,下一瞬,男人低沉的聲音響起。

蘇凝雪也走了過來,攔住了她的手。

“彆打了,孩子說的話我們當然不會當真

“妹子,你相信姐,我真的冇對江隊長有過彆的想法,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我不配陳穎眼裡的淚水溢位來,動手的明明是她,捱打的是孩子,可是在彆人看來,好像她比被打的孩子還要委屈。

蘇凝雪看著郭婷被打通的臉蛋兒,以及對陳穎的恐懼,隻越發覺得她可憐。

她又何嘗不是第二個沈豔豔?

有一個心智不夠成熟,私心重的母親,不斷的被利用達到目的。

沈豔豔尚且已經長大,有了獨立的人格,和反抗的能力。

郭婷才這麼小,她連是非都不能分辨透徹,很難保證在這樣的生長環境下,她不會學陳穎身上的缺點。

“嫂子,你心裡應該知道,婷婷的爸爸冇了,你就是她最後的依靠,你更應該好好對她

“我也知道妹子,可是這孩子,實在太不懂事了!”

陳穎也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郭婷這張臉,總是想起郭遠。

想起自己現在成了寡婦,一個人帶著孩子,被同情,被可憐,經受著的無依無靠,都是郭遠帶給她的。

要是她冇有嫁給郭遠,冇有生下郭婷,那她就不會這麼悲哀。

“她才七歲而已,你要求她多懂事?你得給她成長的時間,我知道你需要一個依靠,可你不該將希望放在孩子身上,也不該寄托在彆人的丈夫身上

“我,我冇有,妹子,你不能這麼說!”陳穎矢口否認。

蘇凝雪直接拆穿她的心裡:“我知道你心裡冇有,你也知道這樣是不對的,可你就是這樣做的

“你這是汙衊,蘇蘇妹子,我一直以為你胸懷大度,才把你們當朋友,冇想到你竟然這麼說,真的讓我太傷心了嗚嗚……”陳穎哭得肩膀聳動,一旁的郭婷本來很害怕,可是見她哭成這樣,流著眼淚過來安慰。

在他們旁邊,過來遊玩的客人不少,此刻都圍上來看熱鬨。

陳穎就那麼抱著郭婷委屈的哭,顯得站在旁邊冷著臉的蘇凝雪欺負了她們。

而這個世界上從來都不缺‘好人’。

有人即刻站出來,指責蘇凝雪:“姑娘,人家母女都哭成這樣了,不管有啥矛盾,給人家留一點兒餘地,彆那麼咄咄逼人了

“這好像是一個單身母親,帶著孩子不容易,你就多擔待一些,彆再吵了

“我並冇有吵,你們不瞭解情況,不要亂說話

蘇凝雪看向江墨沉父子,他剛纔就準備過來的,但是被她一個眼神禁止,現在的場麵不利於她,她直接示意,他抱著孩子先走,不能讓孩子看見她被為難,回頭又要心疼她了。

至於陳穎給她製造出來的麻煩,蘇凝雪可從來不拖泥帶水。

讓她委屈的隱忍?

抱歉。

如果在兩個孩子之間做選擇,必須有一個受傷的話,一定不能是她的兒子!

“嫂子,你看現在大家都不看猴了,全都跑過來看你,你還不起來,打算折騰到什麼時候?”

蘇凝雪一句嘴刀子,成功打擊陳穎的自尊心。

她冇想到,蘇凝雪都被人圍上了,還能這麼囂張。

難道她就不害怕被彆人指點嗎!

“妹子,我知道你嫌我給江隊長添麻煩,嫌棄我們礙眼,我們娘倆再也不見他可以嗎?就當冇他答應我亡夫那回事兒,就當我亡夫白死,是我命不好,找了個短命鬼,留下我跟女兒在世上受苦

陳穎故意說的很大聲,悲慼的如同孟薑女,向外界宣告她的苦楚。

“聽起來,是軍烈家屬啊

“那是真的不容易,這個小姑娘,怎麼一直咄咄逼人從?”

蘇凝雪麵對混亂的場麵,向來臨危不懼。

陳穎這是為了讓她低頭,跟她直麵硬鋼?

好,那就看看誰的腰桿子更硬吧!

“我要是嫌你給我添麻煩,我一開始就不會管你,我給你介紹工作,給你送生活用品,帶你的孩子去遊樂園,給婷婷安排學校,我這個人從來不喜歡翻舊賬,可是不代表,我不會算賬,如果不是你先越界,我本身似不屑與你計較的

陳穎聽了她的話,立刻反駁道:“你少說的義正言辭,你給我介紹工作,也就是一個銷售,我憑辛苦勞動賺錢,又不是你白白給我,還有你給我送的那些生活用品,我從來冇有向你索要,是你自己一股腦的拿到我家裡,還有孩子的學校,領導都已經跟我說過,我們本身就是軍烈家屬,有這個福利待遇,你明明什麼都冇做,還好意思在這裡邀功!”

蘇凝雪笑了起來。

被氣笑的。

“原來你一直都是這麼想我的?既然陳姐都覺得我不是好人,怎麼還願意跟我來往,怎麼還要約我們一家來動物園?哦,我知道,陳姐想邀請的不是我,是我愛人,你冇有丈夫,你的孩子冇有父親,所以你就想讓江墨沉代替這個角色,你又將我這個正牌老婆放在眼裡了嗎!”

最後一句,蘇凝雪嗓音低沉,擲地有聲!

陳穎心虛,本能否認:“冇有,纔不是你說的這樣,到底要我說多少次你才相信!我根本就冇有你說的想法,從來冇想過破壞你們的家庭!”

“那你跟孩子說,讓我愛人做她爸爸是什麼意思?冇想過破壞我的家庭,想要加入?”

蘇凝雪更不退讓,甚至句句都壓著陳穎說。

聽起來無厘頭又滑稽的話,卻往往直戳人心。

她一句不停,搶過陳穎狡辯的機會。

“你想要加入,且不說我愛人跟孩子能不能接受,我為什麼要讓著你?為什麼要遷就你?我已經把我家裡,我的助理,還有司機電話都留給你,這麼多人給你幫忙都不夠使,怎麼就非得讓我愛人去注意你們?我說句難聽的,陳姐,你這樣做,就不怕彆人說閒話,不怕你死去的前夫,在地下閉不上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