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因為有你,我行事才加倍謹慎。”

他直起身靠近,在她麵前單膝蹲下,視線落在她肚子上,“再過幾個月,咱們的小寶貝就出生了,我得讓你們過得舒心安穩。”

時思遙將他的手放在肚子上,說:“有你這麼厲害的爸爸,彆說舒心日子,他以後不知道過得多囂張呢。”

祁深靜靜看著,眼神溫柔。

他抬頭道:“跟你說這些,是想讓你心裡有個數,以後咱們真要攜手共進退。”

“你早就該這樣,我又不是脆皮,經不起事的。”時思遙埋怨道。

“之前是我錯了。”

“回去跪遙控器!”

祁深失笑,“非得看我跪一場了?”

“之前結婚你都冇好好求我,給我補上一場怎麼了?”

祁深想想,合理。

他嘴角提起,眸中笑意玩味。

“跪也行,咱們晚上回家跪。”

時思遙搞怪地眯起眼睛,湊到他麵前,細細端詳了下,然後立馬反應了過來。

“呸。”

她佯瞪他一眼,“老流-氓。”

“我說什麼了?”

“你什麼都說了!”

她抱緊肚子,不給他摸了。

祁深心裡一團柔軟,手搭在膝蓋上看她。

扯皮中止,時思遙說:“趙瑉盛這個炸彈得你去解決,除了回去找爸爸,我也幫不上你。不過,喬琳宣那邊我倒是能幫你解決。”

“用不著你去,我讓人給喬家帶話。”

“彆了,這當口上,彆再弄巧成拙,喬琳宣是個瘋子,誰知道喬家其他人正不正常?”

“那你是要去找周治學?”

“嗯,我找他……”說清楚。

“還‘嗯’,嗯什麼嗯。”祁深捏著她的臉打斷她,“不許去啊,安分點,這件事也交給我解決。”

時思遙指著他,“犯規!說好手拉手一起走的,你又想一個人掌舵。”

“這件事另說。”

“免談。”時思遙用手指抵著他腦袋,推著他往後,然後靠到他麵前,邊戳他邊說:“從今以後,遇到有分歧的,都聽我的,明白?”

祁深無奈,拿下她的手。

他想再周旋一下,時思遙已經捏住了他的嘴巴。

她單方麵結束談判,又雙手搭在他肩上,說:“回家嗎?”

“……回。”

祁深也不想在休息室住著,今夜滿是驚喜,他想帶她回家,睡在自家的臥室裡,那才愜意舒坦。

時思遙也是這個想法,她拍拍他的臉。

“聽指揮,起立,去給我拿鞋,咱們回家!”

祁深還能說什麼呢,默契地跟她同時向前,親了一個,然後起身去給她拿鞋。

園區裡最晚班的音樂已經響了,就像是學生時代晚自習放學後的那一陣,時思遙坐在沙發上,吃著小蛋糕,看著男人蹲下給她穿鞋,心情特彆美好。

繞了一圈,大教授也不是任她使喚啦。

他收拾好一切,她站在辦公室外等他。

祁深一轉身,就看到他家小孕婦挺著圓滾的肚子,一手拿吃的,一手背在身後。她身後那隻手正跟著音樂打節拍,一下一下的,有些可愛。

他長舒一口氣,走了出去,牽起她的手,往家的方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