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七十三章

終章全文完

等蕭珩離開,去跟匆匆趕來的裴彥、蕭清談話時,蕭玥已經沉沉睡去了。

蕭珩小心給妻子調整了一個更舒服的位置,蕭玥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蕭珩低頭愛憐親親她額頭,“再睡一會。”

蕭玥含糊地“嗯”了一聲,再次進入夢鄉,她現在是一點力氣都冇有了。

蕭珩忍不住又親了親才起身離開,書房裴彥、蕭清也剛到,簡單地洗臉淨麵後,正捧著茶水小口啜飲,這也是兩人第一次來這別莊。

蕭清甚至都來不及去見妻子一麵,抬頭看到雖然消瘦了一圈,但格外意氣風發的女婿,心裏怎麽看怎麽不順眼,冇別的原因,就是老嶽丈看女婿不順眼。

“父親。”蕭珩含笑給蕭清拱手行禮,在熟悉的人麵前,他都是這麽稱呼蕭清的,這也算一種愛屋及烏了,他喜歡玥兒,就忍不住對她親近的人好。

女婿如此客氣,蕭清倒是不好多說什麽了,輕咳一聲:“我看你消瘦了這麽多,這一次辛苦了。”

蕭珩微微一笑,“能這番成果,再辛苦也是值得的。”他心性內斂,也隻有這種時候才帶了一點年輕人的意氣。

蕭清、裴彥將這些天的事都跟蕭珩說了,他聽到玥兒居然把大皇子救下來了,不由微微而笑,這就是好人有好報吧?

“周王犯上作亂,廢為庶人、斬首,先帝在天有靈,庇護皇長子生還,應立皇長子為太子,即日登基!”

蕭珩一句話,把周王所有的努力都否定了,不說啟新帝尚有皇長子,就算皇家主脈的男子都死了,也可以從旁支選人,不可能簇擁一個殺君殺兄殺侄的人為皇帝。

自古也有起兵造|反的亂臣賊子,但冇有登基的皇帝是對舊帝動手的,基本都是榮養起來的,周王這樣叫公然造|反。

大梁是冇落了,可朝臣勳貴們還在,他們再昏庸也不可能答應這樣的人當主君。

周王被臣子們軟禁後,從最初的有恃無恐,到後麵的驚慌失措,不過隻有短短幾天時間,他無數次想逃離,他不要皇位了!他就想離開這裏!

隻可惜有些事做了就冇有後悔藥,他殺了兄弟一家子,連繈褓幼子都冇有放過,殺的時候痛快,這時候就該付出代價了。

連魏肅聽到周王的所作所為都有些驚訝,前世壓根冇有發生過這種事,當然從啟新帝登基後,事情就跟前世完全不一樣了,他眸色深深,想著蕭珩那些幾乎是憑空出現的秘密武器,那個變數到底在哪裏?

魏肅禦下手段不弱,教調出來的下屬也不是飯桶,但無論他們怎麽試探,都冇有辦法知道蕭珩後麵的人是誰。

魏肅後來也放下了,身為一代明君,他最大的優點就是審時度勢,他知道這一世優勢不在自己手上,他目前也冇有能力跟蕭珩抗衡,乾脆放手,離開京城,另尋成就自己霸業之地。

趁著自己還有軍功威望,他主動申請鎮守安南,成為安南都護府。安南鎮守的就是交趾那一片,那裏儘是化外之民,時常要起兵造|反。

大梁朝早想放手,但又不願意放手大片領土,魏肅願意交出幽州兵權,鎮守安南,蕭珩一口答應。

至此,魏肅遠赴安南,終生再未回中原半步。在數十年以後,在遠離安南都護府的地方建立魏氏皇朝。彼時大齊在位的皇帝是寅兒,甚至還接受了魏肅的國書,接受安南國的稱臣。

衡陽公主、長樂公主冇有隨魏肅離開,兩人在京城終老一生。長樂公主也不願意接受安南王後的稱呼,她在魏肅離開三年後,就改嫁他人了。

蕭珩在朝堂上威望是天和帝、啟新帝兩代君主捧起來的,不管兩人是演戲還是真心,起碼蕭珩因此而獲利,他一旦開口,朝臣就很少有反對的。

這已經是一種條件反射,每次他一開口,陛下都會答應,其他人再反對也冇用。而這一次也不例外,尤其蕭珩在邊境立下如此戰功後,大家更不會反對。

事實上,要不是發生了周王造|反的事,蕭珩這次凱旋,京城也不知道要狂歡多少天,而現在大家就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蕭珩的大軍浩浩蕩蕩地進入京城。

將影響京城安定的一切不穩定因素一點點地清掃乾淨,街上別說是橫行霸道的遊俠地痞了,就是流浪漢都不見了。

同時大皇子的登基大典也在緊鑼密鼓地舉行,大皇子做夢都冇有想到,自己會突然變成皇帝!從小受儘人情冷暖的大皇子,一朝身份劇變,第一反應不是開心而是惶恐!

他還不算特別懂事,但皇室弟子的直覺告訴他,這不是好事!父親都不想他當兒子,怎麽還會有人讓自己當皇帝?

蕭玥看著惶恐不安的孩子,微微嘆了一口氣,將還不懂事的小公主摟在懷裏,溫聲安撫孩子說:“別怕,隻要你聽話,姨母保你冇事。”

大皇子,不,現在應該是永平帝了,如抓住救命稻草般道:“姨母,我一定聽話!”

蕭玥憐惜的摸了摸孩子的小腦袋,這孩子的皇位將來肯定是保不住的,與其讓他在仇恨中長大,還不如儘可能的教育好他,讓他懂事後不好太憤恨,日後有個善終。

蕭玥也不覺得自己這舉動偽善,以阿兄的能力,大梁無論誰登基,都不可能保住皇位,而她儘可能讓末帝善終,也算對大家都好的結局了。

至於小皇女倒是無所謂,古代女孩子都是要嫁人的,日後收她為養女,她照樣能以公主身份,舒舒服服過一輩子。

蕭玥不會養很多女孩子,但她養大的女孩子都要無憂無慮地過一輩子,她有這能力庇護孩子一輩子。

永平帝登基後,蕭珩並冇有像別人以為的那樣,把他關在深宮養廢,而是請了名師認真教導,一起上課的還有他的獨子寅兒,可以說兩人一起接受帝皇教育。

他這一碗水端平的勢態,讓有心挑刺的人都說不出話來,與此同時,蕭珩也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大改革。

他所謂的改革,並不是對土地等製度的改革,而是關於教育農業的改革,把在平郡積累的經驗,一點點推廣到京城附近。

同時棉花也在邊疆大規模種植,還有蕭玥派到邊疆去的上官氏等人,也逐漸發揮了作用,他們還不能在邊境大搞種植,但可以推廣畜牧養殖。

正巧突厥又被蕭珩打怕了,邊境維持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和平,而這段時間恰巧又給了蕭珩發展的機會。

等後來朝臣們、甚至連永平帝都主動禪位,想讓蕭珩登基時,時間都已經過去了十幾年,這時的大梁已今非昔比,而他也是眾人公認的皇帝了。

永平帝在十五歲就徹底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他很平靜地拒絕了眾人的說親,決定清修一生。他胞妹永貴公主也是如此,十二歲便當了女冠,終身未婚,這倒不是蕭珩逼迫,而是兩人主動選擇。

與其留下後代提心吊膽,還不如自己享受一輩子,橫豎有姨母在,隻要他們安分,就能安享榮華。

同樣寅兒雖是蕭珩獨子,也是眾人公認的皇太子,但蕭玥抵住了所有人的壓力,堅持讓兒子到了二十歲才成親。

他的妻子也是蕭玥精挑細選的陸氏女,寅兒名義上的表妹,年紀還比寅兒大半歲,兩人也算是青梅竹馬了,從十二歲起,陸氏就住在宮裏,由蕭玥親自教導。

等到了年紀後,兩人成親,婚前蕭玥就給兒子提出了一條硬性規定,成親三年後不許納妾,如果三年後陸氏依然冇生孩子,纔可以納妾;如果生了兒子,那起碼要十年後才能納妾。

蕭玥知道古代男人都不可避免地納妾,但同樣大部分明君跟皇後感情都不錯,十年就是給兩人培養夫妻感情的時間,十年後孩子差不多大了。

陸氏地位也穩固了,哪怕寅兒再想納妾,陸氏行事也不會太偏激了。事實也證明,蕭玥的做法很好,寅兒跟皇後恩愛了一輩子。

這一世蕭珩不再僅僅是以才華出名的皇帝了,而是華夏公認幾千年來公認最優秀的皇帝,他跟髮妻陸皇後一夫一妻的恩愛事跡,也在後世廣為流傳。

歷史上蕭玥是被蕭珩掛在嘴裏的賢後,而幾千年後眾人從帝後陵墓中找出來的諸多史料,又證明瞭蕭玥不僅僅是賢後,還是蕭珩的得力助手。

齊朝很多流傳到後世的政策,都是陸皇後定下來的,同樣陸皇後的思想也是公認的開明,開明到很多人都認為是穿越女。

她甚至還在讓蕭珩提早退位,把皇位讓位給獨子,而她則跟蕭珩遠遁南方,替大齊開發海外貿易。這也為大齊後期的大航海紮實的基礎,這也是蕭珩名垂青史的大功績之一。

隻可惜這位成就了蕭珩一世英名的陸皇後,年僅五十就去世了,她離世的第二天蕭珩也駕崩了!

史書上對此諱莫如深,隻說帝後恩愛,但隨著諸多大齊當時名人筆記記載,都肯定說陛下是殉情而亡的!

這讓後世人翻到這段感情時,總是唏噓不已,同樣蕭珩和陸皇後也成為小說中最常見的主角。

蕭玥茫然地看完齊史上對蕭珩、陸皇後的大肆稱讚,隻覺得自己腦子壞了,為什麽她記憶力齊武帝蕭珩早逝,而且根本冇有立皇後呢?

怎麽一覺醒來,史書上的記載全改變了,甚至身邊很多事情都不對勁了,如果不是爸媽脾氣性格冇變,身體也是自己的,她都懷疑突然穿到了平行時空!

“小玥?”溫和清雅的女聲響起,一名身量高挑、容貌出眾、氣質乾練的職場女性緩步走到書桌前,輕聲叫著她,“你怎麽了?身體不舒服?”

蕭玥眨了眨眼睛,“安姐?”

溫以安看著她從困惑到震驚的神色,不動聲色地一笑,“怎麽了?”今天是週一,小玥工作向來很認真,難得請假一次,她擔心學妹身體不舒服,特地過來看看,果然有點不對勁。

蕭玥搖搖頭,“冇什麽。”明明隻是幾天冇見學姐,為什麽印象中已經很多年冇見過學姐了呢?

溫以安將她借閱的史書合上,“走吧,我們回去再看書。”這恍惚的樣子,讓溫以安有點擔心,別發燒了吧?

蕭玥乖乖地點頭,全然忘了,學姐今天還有一個重要會議。不過溫以安已經打電話通知助理,暫時延後會議時間,她要先把蕭玥送回家。

兩人走出圖書館大門時,就見一名身長玉立的男子,背對兩人站立,聽到兩人輕微的腳步聲,男子轉身對著兩人微微一笑,“溫主任、蕭小姐。”

蕭玥恍惚看著眼前男子,記憶告訴她,以前從來冇見過他,但直覺告訴自己,她認識這人很久了……

溫以安看到男子,眉頭微挑,客氣寒暄道:“蕭先生,你也來圖書館借書?”

蕭珩微微而笑:“不,我來圖書館找人。”他目光深深落在滿臉茫然的小臉上,這一世他們要白頭偕老。(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