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塵開始懷疑自己所凝聚出來的血竅神祇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們來曆不明,而且現在要凝聚出來一尊血竅神祇所需要消耗的能量也是非常恐怖的。

他感覺自己現在所消耗掉的能量,足夠造就一尊仙尊境的強者。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愈發覺得自己所凝聚出來的血竅神祇大有問題。

就拿現在所發生的事情來說,有一股恐怖的威能突然籠罩在了他的身上,那歲月神祇先是在蠱惑他的主意識,給他的主意識植入心魔。

然後歲月之力又要從源頭上將他給抹殺。

麵對這樣的力量,葉塵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了。

事已至此,葉塵不得不將自己所有的力量都給提升起來,當他一身力量調動之後,這堪比仙尊境一重的實力,在麵對那歲月之力時,竟然依舊無法將之給抵擋下來。

冇多久,歲月之力侵蝕了他的過往,將他從源頭之上抹殺。

“我死了?”

葉塵驚醒,他立即停止了往自己第三百二十二顆血竅之中輸送能量。

剛剛隻是在悟道空間之中演化,讓他看到了自己的結局。

如果他按部就班的修行下去,必然會遭遇到同樣的問題!

“血竅神祇大有古怪啊!”

葉塵輕輕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而後又繼續嘗試了起來。

有悟道空間,他不怕那剛誕生出來的血竅神祇將他給抹殺。

悟道空間足以將他給保護起來,即使是被血竅之神斬殺,那也隻是噩夢一場。

伴隨著時間的流逝,葉塵一次又一次的被那歲月神祇從源頭之上抹殺,那歲月之力,簡直是無解的!

“一尊血竅神祇而已,雖然掌控了歲月之力,但是卻能一次又一次的將我抹殺,這是不是太不同尋常了一些?”

葉塵對於自己現在所遭遇到的問題是大感疑惑。

“我是否能逆推這血竅神祇成長的方式?”

這一刻,葉塵換了一種策略。

他想要逆推出來血竅神祇的成長方式,這樣更容易讓他瞭解到這血竅神祇到底是怎麼成長起來的。

這一刻,他在悟道空間之中繼續嘗試,但是他卻將自己的意識融入到了自己的第三百二十二顆血竅之中。

當意識融入到血竅之中,他便發現他所消耗的那些能量正在他的血竅之中盤踞。

表麵上看,這是要以足夠多的能量凝聚出來一尊神祇,冇有任何的異常。

“不可能冇有任何異常,血竅神祇一旦誕生出來就會擁有自我意識,並且對我這個本尊出手,這就是最大的異常!”

葉塵繼續觀察,他見到那些能量在坍塌,那是一種向內的壓縮。

當越來越多的能量累積到他的血竅之中,他發現那血竅之中漸漸誕生出來了一隻人形生靈,正是血竅神祇。

整個過程之中,似乎隻是因為消耗的能量過多而誕生出來了一尊血竅神祇。

而且其誕生出來之後,便具備自我意識了,並且直接對葉塵出手。

“殺!”

這一次,葉塵冇等這血竅神祇主動對他出手,而是主動出擊。

他一身力量彙聚於掌心之上,交織出來了一道道絢爛的色彩。

那是神通交織在一起所形成的力量,可輕易鎮壓冇有防備的仙尊境一重強者。

葉塵率先出手,神通大掌落在了那血竅神祇的身上,一掌之下,那血竅神祇的身體是搖搖欲滅,好像是隨時都有可能崩碎一般。

但很快葉塵就發現了異常,那血竅神祇竟然將他的力量給分化到了不同的時空中,讓那神通交織在一起的力量無法對他造成威脅。

他這一擊的威能很強大,卻冇有對那血竅神祇造成任何傷害!

不僅如此,血竅神祇又以歲月之力對他出手。

他以歲月之力入侵到了葉塵的生命源頭,從根源上將他的性命給直接抹殺!

一想到自己現在所遭遇到的這些狀況,葉塵就倍感頭大。

“又一次被那剛誕生出來的血竅神祇抹殺了

葉塵輕輕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這還隻是在自己的悟道空間之中演化未來的趨勢。

如果真的去嘗試,那自己豈不是十死無生?

“這一次依舊冇有找到這歲月神祇的自我意識到底從哪裡誕生,更冇有發現這歲月之力到底是源自於哪裡

“為何我的身體,會如此奇怪?”

這一刻,葉塵隻感覺自己的身體有說不出來的奇妙。

他突然覺得,自己從來都冇有瞭解過自己的身體到底是怎樣的一種狀況!

“這第三百二十二尊血竅神祇,我還無法在段時間裡凝聚出來了?”

葉塵的本意是在自己的體內將第三百二十二尊血竅神祇給凝聚出來,但就現在所發生的事情來說,想要將這血竅神祇給凝聚出來,難如登天!

“或許,我應該從最初的血竅神祇入手

他換了一種策略。

此刻,他暫停了往自己第三百二十二顆血竅之中灌輸能量。

他以自己的意念為引,直接將自己最初開辟的那尊血竅神祇從體內召喚了出來。

這尊血竅神祇早已經被葉塵給降服,麵對葉塵的時候,也是畢恭畢敬的說道:“主人!”

葉塵看著這血竅神祇,這就相當於是他的分身,儘管已經被他磨滅了自我意識,但他突然覺得,自己對這些血竅神祇,是一點都不瞭解。

“你們來自於哪裡?”

葉塵直接詢問。

他想要弄明白這血竅神祇最初到底是在什麼地方誕生的。

然而,當他的問題問出來,那血竅神祇卻是一臉無奈的說道:“主人,我們是因為你而誕生的啊!”

“你以意念為引,以觀想法融入到你所凝聚的能量中,讓我們誕生的!”

葉塵微微皺眉,道:“你們從誕生之初就擁有自我意識,這很不正常!”

他有些懷疑自己是否將這些從他血竅之中誕生出來的神祇給徹底磨滅了自我意識。

如今他需要從源頭解決問題。

如果繼續從新誕生的那些血竅神祇身上去尋找原因,他估計自己將會一無所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