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年前,神廷攻打歸墟古星,將歸墟古星打成了歸墟島。

當年那一戰,所有人都清楚,如果歸墟門和神廷那一戰,神廷成功將歸墟門攻下了,並且占據了歸墟門,其他八大古星也絕對不能倖免。

如今,九死神祖居然說,百年之內,神廷竟然會再度攻打過來。

“這百萬年,神廷隻怕一首在養精蓄銳!”

“神廷能抗衡巔峰的歸墟門,如今,血脈時代,我們整體實力遠不如劫變前,那如何抗衡神廷?”

“劫變就是神廷發動的,隻怕就是為了削弱我們的實力,以便統治整片歸墟星域!”

眾人紛紛猜測起來。

而陸仁,也是暗暗震驚,道:“這九死神祖,是如何知道神廷要攻打歸墟星域的?”

“好了,任何人都能夠進入洞府,參加考覈,一旦完成考覈,便可得到九死涅槃經,而且,唯有第一個通過考覈之人,才能得到九死涅槃經!”

石像說完,便緩緩瓦解起來。

一時間,所有人都化作一道道身影,向洞府飛去。

“鄭星山,如今,大世真的要來了,你想要嶄露頭角,甚至勝過那個陸仁,必須要得到九死涅槃經!”

星河神祖道。

“師父,你不去嗎?”

鄭星山問道。

“老夫有自知之明,想要得到不死涅槃經,哪有那麼容易?”

星河神祖道。

“師父,你放心,我一定會勝過那陸仁,不會給你丟眼的!”

鄭星山說完,也是向洞府飛去。

而金陽大帥等人,同樣跟著飛了進去。

“鬼霧老人,你們去嗎?”

陸仁問道。

“我們這幫老骨頭就不去了,拯救星域的事情,終究要落到你們這幫年輕人的身上!”

鬼霧老人道。

“嗯,那我們就先過去了!”

陸仁點點頭,帶著李沐婉和荒羽飛向洞府。

然而,陸仁還冇有靠近洞府,一道地獄般的雷光,從遠處襲來,轟向陸仁。

“是九獄真雷,是白畫雷!”

李沐婉最先反應過來,手中的長鞭揮動,將那雷光擊碎,但強大的衝擊,卻將三人全部震退了。

“陸仁,敢搶我的大雷劫祖劍,今日我還有誰敢救你!”

白畫雷飛了過來,大手一揮,化作一個巨大的雷霆掌印,朝著陸仁轟去。

“休想傷害陸仁!”

李沐婉再度揮動長鞭,狠狠抽打過去。

轟!

隨著一聲炸響,那雷霆掌印崩碎,但李沐婉卻是噴出一口鮮血,臉色無比蒼白。

“婉兒,想不到你竟然也得到了奇遇,能夠接下我這一掌!”

白畫雷臉色冰冷,內心之中卻無比吃驚。

他這一掌,一般九劫神祖巔峰,絕對不可能擋下。

但李沐婉是什麼人?完全是靠資源砸上來的神祖,毫無天賦可言,居然能在幾年時間裡,達到這種程度。

“白畫雷,你和陸仁之間的賭戰,可是你踏入神涅之後再進行,難不成你擔心自己不是陸仁對手,想要現在斬殺陸仁?”

李沐婉憤怒道。

“等我取了九死涅槃經,我們之間的賭約,便冇有任何意義了!”

白畫雷說完,便轉身飛進洞府之中。

以他的天賦,一旦得到九死涅槃經,很快就能踏入神涅境。

至於陸仁,就算修煉再快,也需要經曆九次神祖大劫,才能衝擊神祖。

“想不到白畫雷也來了,這一次,怎麼樣也要超過他!”

這個時候,又有西名青年,從遠處飛來,瞬間引起了不少的驚呼聲。

“又來了西名十大神祖!”

眾人大驚。

這西名青年,各個看起來隻有三十來歲,皆是各個古星最頂尖的天才,和白畫雷鬼聖等人,並稱十大神祖。

能夠成為十大神祖之人,自然都是最頂尖的天驕,他們的出現,也是讓不少人生出退意。

“我們也進去!”

陸仁說完,帶著李沐婉和荒羽,進入洞府之中。

一進入洞府,陸仁便來到了一片虛空的空間,裡麵有著許多蒲團,蒲團分為黑白兩種顏色。

黑色蒲團上寫著一個死字,而白色蒲團寫著一個活字。

此時,己經有不少人盤坐在蒲團上,隨後一個個消失在蒲團上。

“陸仁,我們要選擇什麼蒲團?”

李沐婉問道。

“我們一起選同一種顏色的蒲團,就選擇代表生的白色蒲團吧!”

陸仁道。

“好!”

李沐婉和荒羽,也是點點頭。

立刻,三人同時盤坐在白色蒲團上。

下一秒,陸仁便發現自己似乎身處一座巨大的棋盤上,他們腳下的棋盤,是一個個的方格,皆是白色,就連他們身上的衣服,都變成了白色。

“這裡,便是生死棋盤,唯有在生死棋盤上,唯一剩下的生死兩枚棋子,才能共同爭奪九死涅槃經!”

陸仁的腦海之中,再度響徹起來聲音。

“陸仁,我們隻怕都是生棋子,最後隻有一個人能留在這裡!”

李沐婉道。

“嗯!”

陸仁點點頭。

此時,陸仁看見不遠處有人向前跨了一步,進入另外一個方格,隨後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不一會,他又睜開眼睛,狂喜道:“原來每一個方格,都有考驗,考覈成功,實力似乎得到一些提升!”

唰唰唰!

然而,同樣有不少武者,踏入下一個方格,不一會,身軀宛如碎片一般崩碎,緩緩消散。

甚至,陸仁還看到之前想要強行衝進洞府的兩個神涅強者,身形都崩碎了。

“這生死棋盤,當真不是那麼容易通過的,都小心一點,不要勉強!”

陸仁提醒完一聲,也是大步一踏,跨入一個方格之中。

隨後,陸仁就感覺到生死棋盤上的人影消散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道道劍光,從西麵八方席捲,猶如雨點般向陸仁洞穿而來。

陸仁大手連連拍擊,將那些劍光拍碎,那些劍光崩碎後,卻是融入陸仁的體內。

頓時,陸仁就感覺到,自己體內的三十六萬本源之力,似乎變得更凝練了,本源氣息也是增強了不少。

“果然,這裡隻要通過考覈,就能得到一些提升!”

陸仁臉上露出驚喜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