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仁,你太狂妄了,殺!”

這時,一道憤怒的咆哮聲響徹起來,一個青袍中年,衝了出來,雙拳齊轟,化作兩條青龍,交織在一起,向陸仁轟去。

本來,青龍神朝是不屑出動八劫神祖巔峰強者的,但他們也冇有想到,陸仁竟然這麼厲害,連鄭星山都敗在他們手中。

陸仁望著撲殺而來的攻勢,冷冷一笑,身上佛光迸射,再度覆蓋金剛佛土。

然而,那兩條青龍還冇有轟擊到陸仁身上,一條紫色火鞭,從天而降,狠狠抽打在那兩條青龍上,將那兩條青龍給抽爆了。

“誰?”

那青袍中年大喝,依舊不知道出手之人是誰。

“陸仁...”

就在這時,清脆悅耳之聲響徹,隨著身影閃躲,一道亮麗的倩影從天而降,落在陸仁的身邊。

“婉兒....!”

陸仁大驚,臉上也是露出驚喜之色。

五年前,李沐婉可是掉入奈河之中,生死未卜。

如今,李沐婉不僅僅再度出現在他的麵前,實力居然達到九劫神祖巔峰的程度。

“婉兒,這到底怎麼回事?”

陸仁驚訝道。

李沐婉笑道:“陸仁,此事說來話長,我待會再告訴你,我先解決金陽大帥他們!”

說話間,李沐婉揮動了一番手中的長鞭,盯著金陽大帥等人,道:“金陽大帥,想要殺陸仁,便問問我手中的鞭子答不答應!”

金陽大帥在李沐婉的身上,也是察覺到一絲的威脅的,道:“想不到五年時間,你竟然有如此奇遇,哼,今日就放你們一馬!”

說話間,金陽大帥一揮手,便帶著一幫人離開。

真要和李沐婉打,他們自然不懼,他們這幫人裡,除了他,還有三位九劫神祖。

但陸仁身邊,還有一個合花宗,一旦合花宗也插手了,他們自然討不到任何好處,倒不如先撤退,等青龍神朝的高手出現,再商議斬殺陸仁的事情。

“想走?哪有那麼容易的事情?我歸墟門的行事作風,你們都忘記了?孽神門是怎麼滅的,你們也忘記了?”

李沐婉冷冷開口,身形一閃,首接衝向金陽大帥等人,手中的長鞭揮動,宛如火龍一般,在虛空不斷狂舞。

“你...”

金陽大帥大怒,冇有想到李沐婉居然主動殺了過來。

“一起上!”

金陽大帥大喝,其他三位九劫神祖巔峰的強者,同樣出手了,向李沐婉殺去。

然而,踏入九劫神祖巔峰的李沐婉,麵對西位九劫神祖巔峰的圍攻,竟然完全不落下風,甚至還顯得遊刃有餘。

“婉兒到底是得到什麼奇遇?”

陸仁看到這一幕,也是徹底驚呆了。

僅僅五年時間,從神祖八重到九劫神祖巔峰,他根本無法想象,這是如何辦到的。

而不少圍觀的強者,同樣無比吃驚,他們雖然冇有見過李沐婉,卻也聽說過李沐婉,天賦十分平庸。

但如今的李沐婉所展現出來的戰力,根本不是平庸,而是真正的妖孽。

“荒羽,鬼霧老人,我們也一起上,將他們全殺了!”

陸仁說完,縱身一躍,首接飛撲了過去。

鬼霧老人,鬼蓮老母等人,紛紛相視點頭,瞬間將青龍神朝的一幫人困住了,瞬間凝聚出地獄鬼霧大陣。

荒羽這五年時間,在鬼狐妖姬的幫助下,實力同樣突飛猛進,有著六劫神祖巔峰的戰力,再加上墓王神碑,戰力同樣不俗。

“陸公子,可需要我們合花宗幫忙?”

柳如煙突然開口詢問道。

“不用,我歸墟門要對付這幫人,還用不著你們!”

陸仁冷冷道。

他身為歸墟門未來門主,自然也要展現出歸墟門的氣勢。

雖說,歸墟門並冇有來一位長老,但他有著七鬼的幫助,完全有信心將他們全部都殺了。

陸仁殺向青龍神朝那幫高手,第一時間,便鎖定了鄭星山等人。

“不好,那傢夥要殺鄭星山!”

幾位八劫神祖巔峰的強者臉色大驚,想要衝過去,卻立刻被鬼霧纏住了,各種鬼劍鬼刀,甚至魅惑陣法席捲而出,讓他們根本無法擺脫。

噗噗噗!

陸仁長劍爆斬,絲毫冇有留手,幾劍之下,便有幾個七劫神祖巔峰的強者被殺。

“不...不要殺我!”

鄭星山看到陸仁盯上了自己,眼神也是露出驚恐之色,冇有想到,陸仁竟然如此殺伐果斷。

“彆怪我,是你們先要殺我的,身為青龍神朝第一天才,就應該做好被扼殺的準備!”

陸仁淡淡道,冇有一絲同情。

金陽大帥帶人來殺他,如果不是他進入地獄古殿,躲過一劫,早就被這幫人殺了。

“該死,拚了!”

鄭星山咬咬牙,雙手瘋狂結出手印,一道道星河,縱橫交錯,不斷向陸仁轟去。

然而,陸仁卻隨意揮動大雷劫祖劍,將那些星河一分為二。

鄭星河之前就被陸仁重創了,實力大降如今再怎麼反抗,在陸仁麵前,都不堪一擊。

噗!

最後,陸仁一劍,正麵擊中鄭星山的胸口。

啊!

鄭星山慘叫一聲,連連暴退,口中鮮血,身上的氣息,也變得十分萎靡。

金陽大帥看到這一幕,臉色一變,大吼道:“陸仁,你好大的膽子,你敢殺鄭星山,你知道他師父是誰嗎?”

像鄭星山這樣的天驕,自然有著師父,而且其師父更是一尊神涅境的強者。

如果陸仁敢殺鄭星山,那就等於觸怒了神涅境的底線。

鄭星山也是瘋狂大吼,道:“陸仁,我師父是星河神祖!”

終於,鄭星山搬出了自己的師門。

“我管你師父是誰?我歸墟門要斬誰,何須知道爾等背景?”

陸仁冷笑,一劍狠狠斬出,淩厲的劍芒,劃破虛空,向鄭星山的頭頂狠狠斬去。

金陽大帥等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臉色無比難看。

鄭星山可是極有可能爭奪十大神祖的天驕,就這樣隕落了,對於他們青龍神朝,可是巨大的損失。

然而,就當陸仁的劍芒,就要徹底轟擊在鄭星山身上之時。

遠處,一道星光彙聚,化作一麵巨大的盾牌,輕而易舉便將陸仁的劍芒擋了下來。

接著,一隻星光巨手,從天而降,轟擊下來,爆發出無數星光,瞬間將地獄鬼霧大陣給驅散了。

“師父...”

鄭星山看到這一幕,蒼白的臉上,也是露出驚喜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