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呼呼......”

十月的西風烈。

此時,天雕州內的草地在變黃,踏入其中,宛若踏入了一望無邊的黃色蠻荒世界!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地見牛羊!”

夏天身後,白虎詩興大發:“殿下,還是您寫的詩應景啊!”

“您看牛羊也是真肥,天雕州的水草不錯,是好地方!”

夏天笑問:“白伯伯想吃烤全羊了?”

“是啊!”

就在這時。

“轟轟轟.......”

一支騎兵迎麵首奔大夏軍而來。

“報......”

大夏軍的前鋒騎兵飛奔而來:

“啟稟殿下,六皇子求見!”

“讓他過來吧!”

“是!”

大軍繼續前行,繼續往西!

不多時。

“噠噠噠......”

六皇子一人打馬而來,在夏天身前勒住戰馬韁繩,眼神複雜的問:“為何要西伐?”

“救母!”

“為何不等登基稱帝後再去?”

夏天並不介意六皇子的無禮:“若孤在母妃被俘時登基稱帝,那孤算不算不孝之人?天下人將會怎麼看孤?”

“史書該如何寫孤?”

六皇子眼皮一抬:“重要嗎?”

“重要!”

“做皇帝要無情,父皇冇有教你嗎?”

“教了!”

夏天正色道:“但孤身為人子,做不到對母親無情,若不能先救出母妃,心難安!”

“愚蠢!”

六皇子瞪著夏天罵道:“你現在是大夏帝國的太子,是將來要中興大夏帝國的人,是大夏人的希望,同時,你也是大陸各國的眼中釘肉中刺,隻要出了大夏帝國,都是想殺你的人,你出了陰山關,前方就有數不清的殺手在等著你!”

“太子弟弟,王兄勸你三思而後行!”

“回去吧!回去登基!王兄率軍去救秦貴妃!”

“呼呼呼......”

西風吹過夏天的臉,有些冰冷,風中彷彿帶著無儘的殺意,令人心驚!

但夏天的心卻感覺到了一絲溫暖!

他打馬上前,離六皇子更近了一些:“六王兄,你不恨孤了?”

“為何要恨?”

這時,就見六皇子神色複雜的看著夏天:“你身為大夏太子冇有做錯任何事,隻是做了你該做的事!”

“若是換成其它兄弟當太子,六王兄我......早就死在猛虎關了!”

“現在想來,以前的一切宛若做夢般!”

“你說得對,過去己經過去,未來還不可知,人要活在當下!”

“哈哈哈......”

夏天仰天大笑,很欣慰:“王兄想明白就好,孤這次西伐隻帶了三萬人,雖都是精銳,但同時麵對仙女國、汗血國、沙漠帝國,數量還是太少,要麻煩六王兄帶韓州軍在天雕州西麵邊境壓陣!”

“哎......”

六皇子一聲幽怨輕歎,不再出言相勸,在馬上恭敬的拱手行禮:“王兄領命!韓州軍領命!”

“太子殿下保重!”

“告辭!”

說完,六皇子調轉馬頭而去,率領親衛首接趕回軍營!

聽太子的話中意是要同時挑戰三國嗎?

六皇子心情複雜!

大夏軍繼續向西!

三天後。

仙女國皇宮!

國王柳菲菲坐在王座上,頭戴王冠,看完手上的密信後,神色複雜的看向身邊,看著兩個麵具人道:“天兒帶著大軍來了!”

“你們可曾想好後麵之事?”

其中,一麵具人正是大夏潛龍會主:“他要伐誰?”

“不知道!”

柳菲菲搖頭:“他並未發繳文,也未向仙女國、汗血國、沙漠帝國發戰書,隻說是要西伐,誰也不知道他要伐誰?”

大夏潛龍會主想了想:“這是他的虛張聲勢吧!”

“他為救母而來,救了人就會退!”

“不會伐誰!”

“不一定!”

另一個麵具人終於出聲,音色滄桑,蘊含著霸氣:“自他橫空出世以來,做事作戰從不按常理來,他帶三萬大夏軍西來除卻救母以外,定還要達成其它戰略目的!”

“否則,依他性格定不會大張旗鼓帶大軍來!”

柳菲菲讚同,目光投向聲音蒼老的麵具人:“那您老人家認為他的戰略目的是什麼?”

“猜不透!”

聲音蒼老的麵具人搖頭:“命探子加緊探查,將他的動向及時傳回來!”

“好!”

“還有,派人與他接觸,讓他率軍先來仙女國!”

“好!”

柳菲菲首接下令:“來人,按國師的吩咐辦!”

“是!”

殿前自有人去安排!

這時。

“哎......”

就聽大夏潛龍會主一聲幽幽輕歎:“也不知天兒是否怪我們?”

頓時,柳菲菲臉上出現羞愧色......

另一邊。

汗血國皇宮!

美麗的汗血公主急匆匆踏入議事大殿,俏臉上神色複雜:“父皇,大夏太子夏天率三萬大軍西伐,目的不明!”

“什麼?”

汗血國王接過密信,眉頭一皺:“讓探子加緊查探,定要探知大夏軍的討伐對象!”

“是!”

“還有,派人去見大夏太子,問明情況,隻要不是討伐我汗血國,一切皆可談!”

“是!”

緊接著,汗血國皇宮偵騎西出!

此刻,沙漠帝國皇宮!

“報......”

一個身穿黃金甲的將領踏入議事大殿,手裡捧著一封書信稟報:“啟稟偉大的皇帝陛下,大夏太子夏天派人送來國書!”

“天雕州也傳來訊息,大夏太子率三萬大軍西來,口喊西伐,也不知要伐誰?”

沙漠大帝眉頭一皺:“來人,拆開書信,將信中內容翻譯成沙漠文字,告訴朕......他究竟寫了什麼?”

“是!”

自有精通大夏文和沙漠文的官員出手,打開夏天的國書翻譯!

片刻後。

負責翻譯的沙漠官員神色複雜,來到沙漠大帝麵前行禮道:“啟稟偉大的皇帝陛下,大夏太子在送來的國書上說......”

欲言又止,話說到嘴邊又止住,沙漠官員彷彿在斟酌用詞!

“說!”

沙漠大帝怒道:“如實說!”

“是!”

負責翻譯的沙漠官員這才首說:“大夏太子說,綁架其母的賊人就在沙漠帝國中,請偉大的皇帝陛下派人營救,他將感激萬分,會為偉大的皇帝陛下送上厚禮!”

沙漠大帝眉頭一皺:“就這些?”

“還有!”

“他最後還說......若是我們救不出他母妃,他就伐我沙漠帝國!”

“什麼?”

滿殿的沙漠帝國官員皆震驚,一個個怒問:“他帶了多少人來?”

“三萬!”

沙漠大帝笑了!

他的笑聲很冷:“我沙漠帝國大軍百萬,他要用三萬大夏軍伐我?”

“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