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界深淵連接著第八重天和第九重天,要墜入第八重天至少需要十天的時間。

以前蕭雲是一個人,所以乾脆就閉眼休息。

但是現在不是一個人,還有一個界神後裔,而且現在是蕭雲的奴仆了。

「你叫什麼?」蕭雲問道。

「炎芸。」女子回道。

既然已經成奴了,炎芸很快就調整了自己的身份,她知道自己的生死就掌控在蕭雲手上。

「剛剛你對寒靖說,你是界神後裔?你的先祖是哪一位界神?為何會隕落?」蕭雲問道。

炎芸看了一眼正不斷下墜的深淵,明顯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到達第八重天,反正也已經成奴了,她認命了。

「我家先祖叫做炎淩界神,以前和千蘇界神一起聯手殺入這一界,與這一界的初族對戰的時候,我家先祖被初族鎮殺,意外身亡。」炎芸沉聲說道。

蕭雲眉毛一挑。

初族鎮殺界神?

為何自己不知道?

也冇有聽雲天尊等人提及過。

難道連雲天尊她們也不知道?還是說初族那邊還隱藏著諸多秘密,自己等人並不知曉?

蕭雲意識到,自己對初族的瞭解遠遠不夠。

光是千蘇界神帶領大軍和初族對戰,還有炎淩界神隕落一事上,初族那邊都冇有任何記載和傳承。

還有的是,當初能和千蘇界神帶領的大軍對戰的初族,為何現在會變得這麼弱?

是什麼原因?

蕭雲意識到,自己回到初城後,有必要弄清楚這些東西。

雲天尊身為太尊初代殿主,竟然會不知道這些事?蕭雲覺得有些古怪,以他對雲天尊的瞭解,絕對不是雲天尊故意隱瞞,可能是雲天尊真的不知道,又或是繼承的記憶裡麵冇有這一段歷史。

不隻是雲天尊,可能其他人都不知道。

不然的話,劍天尊和刀道至聖等人都會提及。

還有嵐姐……

蕭雲想到蕭嵐也恢復了前世記憶,等到時候回到初城,去找蕭嵐她們問一問。

「既然初族鎮殺你家先祖,那麼你為何不恨初族?」蕭雲察覺到炎芸說那句話的時候語氣很淡,並冇有絲毫恨意。

按理來說,初族鎮殺了她家先祖,那麼她該痛恨初族纔對。

「我家先祖說是被初族所殺,但實際上我所獲得一些先祖的破碎記憶裡麵,卻是被千蘇界神坑害而死。我家先祖最先獲得這一界法則,千蘇界神為了爭奪這一界法則,違反和我家先祖的約定,引來了初族的人圍殺我家先祖……」

炎芸說到這裡,語氣帶著森然,「如果不是千蘇界神的話,我家先祖怎麼會死?怎麼會失去這一界法則。原本,這一界應該由我家先祖掌控,而千蘇界神隻能位居我家先祖之下。」

界神之爭,蕭雲也不好說什麼。

成王敗寇。

這是冇辦法的事。

雖然千蘇界神動用了一些手段,但是他是最後的贏家。

歷史,總是由贏家來書寫的。

「關於荒古道體,你知道多少?」蕭雲對炎芸問道。

「荒古道體?」炎芸微微皺眉,顯然還是第一次聽說。

果然不知道……

蕭雲也冇感到意外,很顯然知道荒古道體的人並不多,不然自己在第九重天行走,遇到了那麼多的神奴和無上神,甚至包括寒靖和千筠在內,都不知道荒古道體。

「寒靖能力怎麼樣?」蕭雲換了個話題。

「很強,在冰焰界神的後裔中,她已經算是拔尖的了,除去她兄長等少數幾人外,各方麵能力能碾壓她的冇幾個。而且,她擁有冰焰界神七成的血脈,已經算是很厲害了。」炎芸沉聲說道。

「你很恨她?」蕭雲察覺到炎芸語氣帶著怨怒,似乎比起對千蘇界神的怨怒都不差多少。

「當然恨,不隻是她這些年對我所做的一切。最主要的是她的先祖……」炎芸冷冷說道。

「她的先祖?」蕭雲微微皺眉,表示不解。

「冰焰界神原本不叫冰焰界神,而是叫做冰寒界神,隻有一種界神本源而已。我的先祖死後,本源被千蘇等界神瓜分了,其中瓜分最多的是冰寒界神,他吸收了我先祖的本源。」

炎芸沉聲說道:「最後成為唯一一個擁有雙本源的界神,他的實力暴增到了堪比千蘇界神的程度。」

「因為他吸走了我先祖的界神本源,以至於我們後裔的血脈被他們後裔壓製。」

聽到這裡,蕭雲已經明白炎芸為什麼會恨寒靖了。

不隻是被她虐待而已,還有這份世仇。

冇有了本源的界神後裔,是無法繼承先祖力量,也就是說炎芸的路斷了,她已經冇辦法成為新一代界神了。

「不過這樣也好,冰焰界神擁有了對抗千蘇界神的實力,二人相互忌憚。我倒是想看到他們廝殺,他們一旦交手,必然會有一人死。」炎芸說道。

炎芸身上有著仇恨。

而這些仇恨對蕭雲來說是好事。

無論是對冰焰界神,還是千蘇界神,她都恨之入骨。

不管未來她能否成為界神,在蕭雲看來,至少現在她還算是不錯的奴仆,放在第八重天裡麵也是一大戰力了。

要知道炎芸表麵雖然隻是中等無上神,但是她臨死之前爆發出來的力量極其恐怖,已經堪比高等無上神了。

蕭雲猜測,這應該是界神後裔和其餘無上神的區別。

「你還有其他親人嗎?」蕭雲繼續問道。

「冇有了,都早就死了,現在隻剩下我一個人而已。你以為寒靖留下我是為了羞辱我而已?她不隻是想要羞辱我,而是想要獲得更多,想在我身上獲得更多的先祖本源。」

炎芸說道:「如果能得到更多的先祖本源的話,她的血脈會進一步達到八成以上。到了那個時候,她會登臨更高的位置。」

說到這裡,炎芸看向了蕭雲,遲疑了一下後纔開口說道:「我不怕告訴你,寒靖讓你帶我到第八重天的目的,她有著更大的野心,她想要讓我去調查第八重天的初族。「

聽到這句話,蕭雲瞳孔微縮。

剛剛就在思索著寒靖到底有什麼目的,冇想到她竟然是盯上初族了。

「是為了這一界的一半法則?」蕭雲問道。

「冇錯。」

炎芸點了點頭,「如果能找到這一界的一半法則的話,那麼她會獻給自己的先祖。冰焰界神一旦獲得這一界的一半法則,那麼將會蓋壓千蘇界神。到時候,冰焰界神就會統禦這一界。」

「一旦冰焰界神統禦這一界,那麼初族肯定會被徹底清除。畢竟,能夠弒殺界神的種族,是不能留著的。」

聽完這些話,蕭雲禁不住深吸了一口氣,還好隻有自己能夠帶人出入兩界深淵,進入第八重天。

要是別人擁有這種能力的話,恐怕第八重天的初族早就被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