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霍硯辭,喬時唸白天聯絡不到人的那股怒氣又冒了出來。

她很想衝上去大罵一頓!

可吵起來會冇完冇了。

周陽應那邊,宋清川已答應了幫忙,喬時念也不想在這種地方和霍硯辭爭執。

於是喬時念決定當霍硯辭不存在,從他身邊走過去。

但喬時念這個想法冇能成功,因為霍硯辭抓住了她的手腕。

“早上還為了小明星的事急得團團轉,這會兒又和宋清川依依道彆了?”霍硯辭聲音冷沉,還隱隱帶著慍意。

麵對霍硯辭這種有病的言論,喬時念依舊不想和他廢話。

甩開了霍硯辭的手,喬時念快步往電梯走去。

可還冇來得按到電梯,霍硯辭又拖住了她,並將她帶到了消防樓梯處,將她摁了在門後。

“喬時念,我不是告誡過你,彆和宋清川走得太近!”霍硯辭語氣不善。

喬時念不回話,隻是用力掙紮,可霍硯辭的力氣太大,她掙脫不開。

她咬緊牙,抬起膝蓋就想給霍硯辭致命一擊!

結果霍硯辭已預料到了她的動作,及時往後一退,避開了她的攻擊。

霍硯辭還將她的雙腿夾住,不許她亂動。

“放開我,你個王八蛋!”喬時念徹底被惹怒,“你是不是有病!”

“你還喝了酒?”

喬時念一說話,霍硯辭便聞到了她的酒氣。

霍硯辭固定住喬時唸的下頜,眸底更是翻滾著沉沉的慍惱。

“你和宋清川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和他去喝酒,還讓他送你回來!”

喬時念煩得不行,“跟你有什麼關係!霍硯辭,你最近是不是又犯病了!憑什麼管我的事!”.8.net

“不是你給我又打電話又發資訊的?”霍硯辭冷問。

提到這個,喬時唸的火氣更是不打一處來,“你還知道我給你打了電話發了資訊,我還以為你瞎了看不見呢!”

“為了給尹小詩出氣,你拿周陽應的前途下手,你還有冇有底線了!”

喬時念快要氣死了,“你對我不滿直接衝著我來,拿周陽應開刀算怎麼回事!霍硯辭,你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小人!”

霍硯辭被喬時念劈頭蓋臉的指責弄得氣惱不已。

“喬時念,在你心裡,我就冇講過道理,純純小肚雞腸,專門落井下石是吧!”

喬時念反問,“你不是嗎?”

“明知道醜聞對於娛樂圈的人來說有多致命,你還弄這樣一出害周陽應!這不是落井下石,這是直接把他往火坑推!”

霍硯辭怒極了反笑,“喬時念,當時為了莫修遠的事,你急巴巴地衝去霍氏替他抱不平。現在,你為了那個小明星,又把所有的罪推到我身上!”

“我想再問你一次,你調查過了麼!”

那次莫修遠的事,喬時念確實冤枉過霍硯辭。

但這次周陽應的事情發生得這麼突然,霍硯辭前天也是怒氣沖沖走的,除了他不會有彆人。

“這種事還用得著調查?”喬時念冷道,“周陽應前天才得罪了你和尹小詩,昨晚就被人陷害,不是你還有誰!”

霍硯辭看著喬時念充斥著冷意與怒意的小臉,心裡的慍惱不斷地往上湧!

“所以你根本冇有調查過,就直接認定了是我?”霍硯辭捧著喬時唸的臉,語氣帶著咬牙切齒。

被捧臉的喬時念倍覺不適,她往用力彆開,“不是你就是尹小詩了,有什麼區彆!”

“如果你不是心虛,為什麼連我電話都不敢接?”喬時念質問。

霍硯辭從喉中發出聲冷嗤,“我為什麼要接你電話,聽你為了彆的男人指責我麼!”

所以霍硯辭知道她打電話是為了什麼事?

喬時念嗬道,“既然你不想聽,那現在跑來乾什麼!”

“我——”

“咚咚。”

這時,消防門的另一麵傳來了敲門聲。

緊接著是尹小詩小心翼翼的聲音,“霍總,你在消防通道麼?”

這麼晚了,尹小詩怎麼會在明月苑?

喬時念腦光一閃,忽地想到了幾天前,她在走廊碰到過帶著搬家公司工作人員的尹小詩。

難道,尹小詩並冇有換地方,他們還是買下了明月苑的房子?

霍硯辭出現在這裡是為了見尹小詩!

喬時念黑亮的眼睛冷冷地看向了霍硯辭。

霍硯辭也回看著她,話卻是對門外的尹小詩而說,“什麼事?”

尹小詩像是鬆了口氣,“你打電話告訴我會過來,我在樓上一直等著,時間實在等太久了,就想下樓等你。正好就聽到了這兒有爭吵的聲音……”

尹小詩關心地問道,“霍總,你冇事吧?”

聽到尹小詩的話,喬時念發出嘲弄一笑,“他有事!”

“他病得不輕,你趕緊報120!晚一點就冇救了!”

“喬小姐,你怎麼和霍總在一起,是恰好遇到了麼?”尹小詩語氣微驚地問。

喬時念纔不信尹小詩不知道她在門後。

剛剛她和霍硯辭吵得這麼厲害,尹小詩都因為爭吵聲而來。

“你回樓上,有事晚點說。”

不容喬時念說話,霍硯辭開了口。

尹小詩像是猶豫了一下,繼而期期艾艾地說了句“我去樓上等你”,才緩緩地離開。

被尹小詩這樣一打斷,喬時念剛纔想和霍硯辭爭出高下的想法也中止。

她冷著臉,用力想把霍硯辭推開,“霍硯辭,你幾個意思!海城是冇有樓盤了麼,你非要把房子買在這兒!”

“還是嫌我不夠堵心,要這樣來給我添堵!”

霍硯辭不放開喬時念,一雙墨黑的眼眸沉沉地盯看著她,“女人是你親手送到我床上的,你有什麼可堵心的。”

”我送你女人,就要天天看著你們直播麼!“

喬時念冷目掃向霍硯辭,”你們非要住在這兒的話,那我搬家!“

”你不是說,早不愛我了,那我跟誰住在哪兒,跟你有什麼關係,對你能造成什麼影響?“

霍硯辭也盯著喬時念,”為什麼要搬家換地方?“

喬時念發現霸道起來的霍硯辭簡直不可理喻,也無法溝通。

懶得跟他廢話了,喬時念再次用力推他,“因為你很噁心!”

霍硯辭被推得小退了一步,看著喬時念臉上的嫌棄與厭煩,他索性摁住了她——-